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五十六章 【西北路】(二)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好吧,不管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被对方取信了,反正那位军官当晚亲自来到武馆里见了蓝蓝一面,确定了蓝蓝只是一个年轻的罗兰女孩——并非混血。[ ..

    在师徒的情意加上几百金币的诱惑之下,想来带一个年轻的姑娘也不会有多大的为害,于是硬着头皮就答应了。

    第二天晚上,蓝蓝随着这个军官从武馆里前往码头区,在一间仓库里隐藏等到了半夜。

    最后在军官的帮助下,躲进了一个被倒空的橡木桶里——这桶里原来是装菜油的,有一股子非常难闻的味道。

    不过这点小小的磨难,对于在遗弃大陆里经历过地狱一般考验的蓝蓝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了。

    成功的躲藏在木桶里被搬上船,进入了货仓。

    那个军官又很快悄悄的溜进了货仓里来。

    他还算是厚道,给蓝蓝带来了一包食物,是炒熟的行军干粮,还有一袋子水。

    “你就躲在船舱里,千万不要出去!我每天都会想办法溜进来给你送一次食物和水。其他的时间,如果遇到有军兵进来检查,你就想法子躲起来!”军官很严肃的警告:“我帮你可是担负了很大的风险!一旦你被发现的话……”

    “放心,我会小心藏好。”蓝蓝看着这个军官,沉声道:“就算我被发现,我也不会供出你。我会说是我自己溜上船的。”

    “……好吧,你千万小心。天亮前会开船,如果你觉得晕,也忍着!”军官说完,就转身出了船舱。

    蓝蓝坐在船舱的角落里,喝了几口水,然后闭目休息。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心中慢慢的盘算着时间。

    按照船程。这条船会在八天后抵达澜沧运河的上游,会在靠近冷泉关的码头靠岸,卸载的货物会通过陆地运输运往战区。

    而在靠船卸货的时候,肯定会很混乱,自己到时候趁机溜走就可以了。

    这些倒还好。

    让蓝蓝尤其看重的是,这个军官曾经给自己透露了一些目前西北的真正战况。

    这些都是外面那些平头百姓不知道的。来自军队内部的消息,比市面上那些流言自然相对而言要更真实可信一些。

    当然了,真正的机密,这些中下阶层的官兵自然也不会知道就是了。

    根据军官的透露,目前西北的战况还算乐观。

    草原人已经越过了郁金香家的领地——期间没有和郁金香家有过什么大规模的交战——至于为什么。下面这些人也不知道。军队内部流传的说法是,郁金香公爵正在组织军队要攻击草原人的后路。好吧,这说法有些扯淡。

    但是,比较真实可信的消息是,草原人已经入侵了努林行省,和坐镇在努林行省的帕宁将军的军队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帕宁将军曾经在正面战场上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利用了一场河谷平原的伏击战,歼灭了数万草原人的军队。但是因为兵力上始终处于劣势,帕宁将军无法扩大胜果。在战胜敌人之后,却只能选择战略性的后撤,依托于木兰城等几个大城市,组建了防线。目前正在处于战略防御的阶段。

    最新的消息是,草原人的十万铁骑已经包围了木兰城,猛攻不下后,已经开始分兵四处劫掠骚扰。

    此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消息。才是让蓝蓝真正动容的!

    那就是……达令陈那个家伙!

    这个家伙居然已经成为了帝国的贵族,被封爵为罗瓦城男爵了。

    他就在西北,在西北有一片领地。还有一支据说战斗力不俗的军队——只是听说人数少了一些。

    达令陈所在的地方非常微妙……这个家伙居然在西北要塞!!

    从地图上看来,目前的局面是,达令陈和草原人的军队中间隔着帕宁的防线。所以暂时来说,达令陈的地盘还是安全的。只是……

    该死的,他怎么会跑去西北要塞了?!

    蓝蓝不得不开始思索新的问题。

    自己去西北,到底是先去郁金香家……还是……先去见达令陈?

    毕竟,寒夜的那个委托,自己是郑重的接受了的。

    ……

    蓝蓝在船舱里坐了许久,心中盘算着时间。可是快到天亮的时候,这条船却并没有按时开走。

    就在蓝蓝心中焦急的时候,忽然她眼睛一睁,飞快的摸到了船舱的门口,隔着门板的缝隙往外看去。

    船甲板上传来了杂乱而密集的脚步声,期间还有一些威严的呼喝。

    甲板上开始了乱哄哄的集合,船上的军兵都被集合在了甲板上。其中也包括了那个帮自己上船的军官。

    很显然,有一批穿着另一种式样军服的人上了船,这些人明显身份很是不低。

    有一个人拿出了一张手令来,很是傲慢的做出了宣布:“这条船被征用了!现在根据命令,所有人都下船,你们的上司会给你们做出新的安排——这条船归我们使用了。还有……安排人手,立刻把船上的货物都卸载掉!”

    蓝蓝听到这里的时候,心中猛的跳了起来。

    那个军官脸色也很难看,他试图还想抗争一下:“可是……长官,这是要运往西北前线的物资,已经在前天就下达的命令,我们……”

    “闭嘴,这不是你该问的!”那个手持手令的军官冷冷道:“执行命令吧!”

    “可是……货仓已经满载了,要全部卸载的话,恐怕……”

    “你的人手不够,我可以让我们的人帮忙!快一点,我们有更重要的军令,如果耽误了,你承担不起!”持着手令的人冷冷道。

    “……”那个军官满头大汗。

    可就在这个时候,甲板上似乎又有一个人走了上来,随机一个让蓝蓝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有什么麻烦?”

    蓝蓝的心里狠狠的一沉!

    这个声音是……古乐!

    ……

    “大人,他们说这条船已经满载了,要卸载货物恐怕会耽搁时间。”那个持手令的军官面对古乐的时候,态度立刻恭敬了许多。

    古乐穿着一件很单薄的制服走了上来。

    他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似乎内伤还没有全部痊愈,不过看上去行动已经无碍了。

    “哦?是这样吗?”古乐皱眉:“那么还有其他船吗?”

    “很不巧,今晚的运输船全部都满载了。”古乐的手下摇头:“大人,如果来不及卸载的话,干脆就让他们帮忙把货物先扔进河里去,我们的任务要紧。”

    古乐仿佛笑了笑,看了自己这个手下一眼,淡淡道:“算了……货物就不用卸载了,反正我们也是临时征用,就不要为难这些后勤运输的同僚了。免得传出去,说咱们内卫部队太过跋扈。”

    说着,古乐笑着看向了那个帮助蓝蓝上船的军官:“这条船是你负责的么?你叫什么名字?”

    “博金斯,大人,我叫博金斯?内特。”军官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他认出了古乐身上的肩章……那是将军军衔!

    联想到对方的内卫部队的身份,那可是挂在御林军的编制之下的一个特殊的群体,是直接受帝国皇帝指挥,就连军部都无权过问的一个军中特权部门!

    而看对方的将军军衔……那么眼前这位中年将军的身份,几乎就呼之欲出了!

    希洛皇帝的头号心腹嫡系,内务大臣……古乐!

    “好了,博金斯。”古乐随意摆摆手:“货物就不用卸载了,我算是搭乘你这条船,这些货物你照常送往冷泉关吧,反正我也是在冷泉关下船。”

    “可是,大人……满载货物的话,船航行的速度会很慢,我担心会……”古乐手下那个人进言。

    古乐笑了笑:“差不了多少……也不差这点时间。就这么办吧。对了,约束一下我们的人,都客气一些。这些给前线将士运输物资的兄弟们都辛苦了,别太张牙舞爪了,明白吗?”

    “……是!”

    “好了,带我去船长室休息吧。尽快开船。”古乐说着,径直就朝着船上走去,走过货仓门口的时候,却忽然站住了脚步,他仿佛很随意的看了一眼货仓的门。

    此时此刻,蓝蓝的心都提了起来——他和古乐之间,几乎就只隔着这么一层门板!

    她下意识的连呼吸都屏住了。

    “这一船装载的都是什么货物?”古乐仿佛是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大人,装载的是一些桐油,还有军粮。”博金斯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没有武器?”

    “没有……几天后倒是有一批物资,听说那一批都是武器。”博金斯摇头:“不过我并没有接到命令。”

    “几天后?听说?哼!”

    古乐仿佛冷笑了一下,他双手负在身后,仿佛轻轻的叹了口气:“帕宁不缺粮食——战况那么紧张,听说他守城战打了好几场,最缺的应该是箭弩——哼,阿克尔那个家伙,掌管着军部,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打自己的小心思。”

    这番话,以他的身份说出来——也就说出来了!

    可是身边的博金斯,这蚂蚁一般的小军官,哪里敢插嘴?只是不小心听到,脸色都吓白了。

    “好了,不用害怕,我不是老虎,也不会吃人。去做你的事情吧,博金斯。”古乐摇摇头,走向了船长室。(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