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战争?】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听了蓝蓝的话,寒夜的眼神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好吧,以精灵的天性,爱好一切美好的事务,说穿了就是一个愿意浪漫至死的种族,萌出什么爱情的火花来说,倒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只是……和一个人类?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精灵族是浪漫的,但同时也是极为保守的。精灵族极度排斥和其他种族之间的通婚,这一点几乎是“传统”。

    历史上流传的大多的故事都是人类的小子爱上美丽的精灵女子。但是……一个精灵女子,爱上一个人类,而且还甘愿为了这个人类抛弃自己的部族,离家出走……这就有点过分了。

    塔塔很及时的提出了抗议:“胡说八道!分明是那个可恶的人类,用花言巧语欺骗了我的妹妹!巴罗莎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姑娘!她的心就像水晶一样纯净!”

    蓝蓝干脆不说话了,她只是叹了口气,摊开双手。

    寒夜犹豫了一下,选择了退后一步:“好吧,这种事情我想……我并不了解真相,所以没有立场说什么。不过……”寒夜还是选择了支持自己的这个人类朋友:“她并没有拐骗你的妹妹,就算那个带走你妹妹的人类认识她,我想也不能把罪名加在她的身上。”

    从感情上,寒夜还是略微有些偏向于蓝蓝,所以她的用词是“带走”,而不是“拐骗”。

    “都一样。人类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塔塔愤怒的低声道。

    蓝蓝忽然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荒诞的感觉来。

    两年前,当时自己和达令陈一起离开这片森林……开始的时候,明明是自己和达令陈在一起的,然后……自己选择了离开他,在杜微微的身边……之后,那个精灵就追了上来,再然后……

    如今,这个叫塔塔的精灵,却要说自己拐骗走了他的妹妹?

    呃……如果说起来的话,在当初,自己和那个叫巴罗莎的女精灵,应该算是情敌吧?

    还真是可笑呢。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该说的我说了。这件事情其实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蓝蓝淡淡道:“我认识那个家伙……仅此而已。至于你妹妹的出走,我并不了解情况。”

    “至少……你必须告诉我,他带着我妹妹去了哪里!”

    蓝蓝忽然心中一动。

    她仔细的盯着塔塔看了两眼,然后就现了一丝不寻常的地方。

    这个精灵……他的身后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袱。

    “精灵,你不会是想去人类的世界寻找你的妹妹吧?”蓝蓝的语气有些凝重。

    “为什么不!”塔塔的情绪渐渐激动了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蓝蓝正色道,她看了一眼寒夜,然后又盯着塔塔:“你是一个精灵,你对人类的世界一无所知。而且……一个精灵,独自一人走进人类的世界,是非常危险的。”

    “我不怕危险。”塔塔非常坚决,他拍了拍自己的剑:“我有能力保护自己。”

    “我相信你的身手应该不错,事实上我对大圆湖附近的精灵部落都很有好感,当初我在这片森林里历练的时候,得到过精灵族的很多帮助。但是我依然要警告你,这绝对是一个很糟糕的主意。”蓝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真诚一些:“人类的世界可并不都是像我这样好说话的人。那里也有许多心肠险恶的恶徒,有狡诈贪婪的商人,甚至有……奴隶贩子!像你这样的精灵,是那些奴隶贩子最最希望抓到的猎物!”

    蓝蓝的警告非常诚恳,她也没有说假话。

    虽然和平了一百多年,但是人类的奴隶贩子从来都不曾放弃过追逐利益,美丽的精灵族就是他们最最喜欢的商品——精灵族的美丽,就是给它们带来悲惨命运的最大源泉。

    女性的精灵是最上等的商品。因为精灵族天赋的美丽容貌,帝国内部许多豪门贵族都喜欢购买一些女性的精灵作为私人的珍宠,帝国的顶尖豪门里,哪一家没有蓄养几个精灵族的禁脔?

    这几乎是风气。

    而且,因为精灵族的寿命比较漫长,至少比人类的寿命要长许多,一个精灵女奴,甚至可以服侍两三代人类主人,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都可以保持青春美貌。这种极品的珍藏,是最最受到人类之中富豪贵族欢迎的。

    相对于女性精灵价值的昂贵,男性的精灵奴隶也是非常受到欢迎的。

    一方面,自然是有些人类贵族的奇怪的口味,毕竟喜欢男风这种事情,在贵族之中并不算太罕见。此外,男性的精灵奴隶,还有另外一种重要的作用,就是用来……配种。

    是的,这并不可笑。

    因为精灵奴隶非常难以捕获——精灵族几乎不怎么离开冰封森林,而要想在大森林里抓住自然的宠儿精灵,是一件非常有难度的事情,弄不好就是连性命就丢掉的危险事情。

    所以很多奴隶贩子会选择更保险的做法:自己繁殖。

    事实上,目前帝国内部流通的绝大多数的精灵奴隶,都是来自于奴隶贩子自己的养殖繁殖出来的。

    只要抓捕到一个精灵,就可以让她(他)和人类进行配种,这样生下的后代,就是一个混血精灵,也就是所谓的半精灵。

    通常来说,半精灵依然会继承精灵的美貌和各种天赋,只是会在某些方面会稍微减弱一些,但依然非常抢手。

    相比于花费重大的人力物力,爬山涉水跑去冰封森林抓捕精灵这么危险的事情,还得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那么自己在家中养殖精灵,可谓是一个最最保险的法子了。

    一般来说,一个纯血的精灵,奴隶贩子都不会选择直接把这样的货色卖掉——给再多的钱也不卖!因为这就是一个能生金蛋的母鸡!

    像塔塔这样的年轻男性精灵,又是纯血。一旦被人类奴隶贩子抓住的话,人类就会把他直接废掉,或许会直接挑断手脚的筋,然后关起来,就好像关野兽一样的圈养起来。

    然后……就会不停的提供给他各种人类的女性进行交配。每天都会给他强行灌下各种强烈的刺激性的药物。

    一个精灵的寿命都是很长的,甚至可以长达两三百年。而精灵的生育期,也比人类要长。

    一个精灵,可以作为配种的工具,使用上数十年都可以,可以不停的“产出”半精灵这种昂贵的货物,都可以卖出非常高的价钱。

    别以为当种马是一件幸福而简单的事情。对于这种精灵,奴隶贩子的手段都是非常残忍的!先为了确保精灵不会反抗或者逃走,必须弄断他的四肢,甚至有些残忍的奴隶贩子会刺瞎精灵的双眼,拔光他的牙齿!一丁点反抗的余地都不会给他留下!

    然后常年累月就被关在黑屋子里,牢房之中圈养。

    每天都灌下各种药物——其中壮阳和刺激性的是大多数。

    因为精灵的繁殖能力通常都比较低,所以交配的次数必须尽可能的多,才能保证能产生出第二代的半精灵。

    一般来说,沦为配种工具的精灵奴隶,都会非常凄惨的命运,很多在奴隶贩子的手下,都要在这样的可悲的环境下生存上二三十年才会悲惨的死去。

    眼前的这个塔塔……

    年轻,英俊,又是纯血的精灵,而且……武技似乎也额不算太强大,性子还有些鲁莽和单纯。

    这种家伙,一旦走进人类世界,又没有人保护他,只怕还没走到自由港,就被奴隶贩子盯上了。

    “你如果敢去罗兰帝国的话,只怕连帝国的边境都走不到。自由港那种地方就有许多奴隶贩子等着抓你这种离群的羔羊。”蓝蓝摇头叹息。

    “我相信我的朋友不会欺骗你的。”寒夜沉吟了一下:“去人类世界……我想那个地方一定很大很大,去那种地方寻找一个人,不是一个聪明的主意。”

    “可是我必须要去!”塔塔咬着牙:“必须要去!”

    “为什么?”

    塔塔皱眉,看了一眼寒夜,他的语气有些奇怪:“这还用问么?战争就要爆了!伟大的落雪王已经下达了战争的命令,我们即将和人类开战!这种时候,我怎么能继续看着我的妹妹流落在人类世界!我必须在战争爆之前把她带回去!一旦战争开始……她一定会被人类杀死的!”

    蓝蓝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她的脚下踩断了一根树枝。

    蓝蓝惊讶的看着塔塔:“你,你说什么?战,战争?你是说战争?!”

    “你是说,战争?”寒夜的眼神也严肃了起来。

    “当然。”塔塔皱眉:“你们是怎么回事?大精灵大人,难道您没有得到王的命令吗?就在几天前,所有的部落都已经得到了消息,伟大的,最最高贵的落雪大人已经回归,他重新得到了王位,得到了所有部落的拥戴,已经重新成为了所有精灵的王!王已经传达了最高的命令,所有的部落都在动员之中,一旦等冬天结束,战争就会爆!落雪王已经派了人去兽人那里联络了。我想……以落雪王的威望,兽人王那只老虎,是绝对不敢拒绝的,所以……”

    “见,见鬼!”

    蓝蓝的脸色都白了!

    精灵族……兽人……

    这,这难道又是一次大举的入侵?

    一百四十多年前的历史重演了?!

    寒夜却并没有蓝蓝这般动容失色,她只是略微有些意外,随即,这个精灵的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古怪来。

    又一次战争吗?

    “冬天结束,就会动战争吗?”寒夜认真的看着塔塔。

    “我……具体的我并不清楚,那是部落长老才知道的事情,我只知道,战争不远了,最快的话就是冬天结束。不过……各个部族还在动员战士,还在做很多准备的工作,我想,嗯,我想……联络兽人,还有联络矮人,都需要一些时间吧。但是战争的确是要到来了,这一点绝对不会错的。”

    不知道为什么,塔塔觉得自己有些不敢面对面前这个大精灵的眼神,仿佛被她看上一眼,自己就会有种自内心深处的敬畏,仿佛不论对方问什么问题,自己都会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一丝一毫的反抗都不敢有。

    这种……这种气质,比普通的大精灵更加让人无法抗拒。

    寒夜微微颔。

    下一刻,她走到了蓝蓝的面前:“这真是一个让人不愉快的消息啊,蓝蓝。”

    蓝蓝:“…………”

    “我想,我们的旅程到这里就该生一些变化了。”寒夜轻轻叹了口气:“你或许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立刻回到人类世界去通报这个消息吧?”

    “你……会阻拦我吗?”蓝蓝语气有些艰涩,她很清楚寒夜的实力,如果对方要阻止自己的话,自己连半点抗拒的能力都没有。

    “……”寒夜仿佛笑了笑:“你走吧,不论如何,我们是朋友,而且……对于这场战争,我也许未必就会很支持。”

    蓝蓝愣了一下。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寒夜轻轻道:“计划变了,现在我不能陪你去冰封森林的南边看看了……我想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们……或许就在这里分别吧。”

    “……好的。”蓝蓝立刻点了点头:“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他的妹妹。”寒夜微笑道:“你既然认得那个带走他妹妹的人类男子,我想,你应该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吧?不管如何,拐走一个精灵,是精灵族无法接受的罪恶。我想拜托你……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去找到他,把那个精灵……”

    “我恐怕做不到。”蓝蓝苦笑道:“那个家伙现在变得很强大,我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你是希望我强行把塔塔的妹妹带回来,恐怕我没有这个能力。在人类世界,他很有势力,就连我们的教宗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就算我愿意做,恐怕他也不会让我这么做的。)蓝蓝心中苦笑。

    她很清楚,达令陈对那个小精灵有多么的珍爱。

    “而且……我想,那个小精灵应该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家伙,她恐怕也不会愿意回来的。”蓝蓝犹豫着,把这句话说完了。

    “是这样么?”

    寒夜犹豫了一下,她走到一旁,轻轻摘下了一片树叶来,在手里看了看。

    这是一枚只有两根手指宽的树叶。寒夜拈着树叶,走到了蓝蓝的面前,将树叶轻轻的放在她的额头眉心,然后用自己的右手食指,轻轻一点。

    波的一声,一道金色的光芒印入树叶之中,同时也印入了蓝蓝的额头眉心之中,没了下去。

    “这片树叶,你带在身上。”寒夜把树叶交到了蓝蓝的手掌之中:“此外,我在你的身体之中留下了我的力量的印记。即便再远的地方,只要你带着这片树叶,我也能找到你。嗯……还有就是,你帮我去找找那个女精灵,如果能找到她的话,告诉她事情的经过,劝说她回来,如果她肯回来的话,自然是最好。如果她不肯的话,那就算了。”

    顿了顿,寒夜的语气一转:“可,如果那个女精灵过得很不好,或者是她想回来,但是那个人类阻挠的话,你就……撕开这张树叶,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你的身边,我会出手让那个人类知道拐骗一个精灵是很严重的罪!”

    蓝蓝有些呆滞的接过了树叶。

    “记住了,树叶你必须带在身边,不能离开你身体过十米。树叶上和你的身体里都有我的力量印记,两者在一起,我才能感应到,如果你丢失了树叶……那么,恐怕我就没法给你提供帮助了。”寒夜说到最后,微笑道:“也许这也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如果你遇到什么特别危险的事情,也可以撕了树叶,我会感应到,就会过来帮助你的。可是你记住,只能……使用一次!”

    寒夜说到最后,盯着蓝蓝的眼睛:“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尽管自己内心深处实在不愿意再去见达令陈,但是……蓝蓝依然点了头。

    “我答应你。”蓝蓝的表情很严肃:“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早就死了。所以……你的这个委托,我就算拼了命也会去完成。我誓!”

    “我相信你。”寒夜笑了笑:“那么……就此告别吧,保重,我的朋友。”

    寒夜说完之后,蓝蓝立刻后退了两步,犹豫了一下,缓缓后退,然后转过身去,坚定的迈步往南而去。

    “现在……”寒夜盯着蓝蓝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似乎也有些惆怅,她转过身来,看着塔塔:“……现在,带我去你的部落吧。”

    “你……您,您有什么吩咐吗?去,去我的部落?”

    “没什么,也许就是想先走走,看看。”寒夜的语气听起来似乎很轻松的样子:“在走过看过之后,也许……我就该去见见一个家伙了。”

    一座四方形状的纯铁铸造的铁台子上。

    黑黢黢的铁台案泛着金属的光泽,冰冷而坚硬。

    一枚碧绿的树叶,就静静的躺在铁案上,碧绿的颜色,在漆黑冷硬的铁案上显得格外的扎眼。

    一只巨掌拍在了上面,将那枚碧绿的树叶变成了粉碎!

    一个雄壮魁梧的身形在铁案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黑色的长斗篷之下,是一身纯白色的毛!

    一只人形的巨虎站立在这里,身形之中,迸出叫人窒息的煞气!

    它的身形足足有三米高,雄壮的身形,在这四周摆放着火盆的大殿之中,显得格外的威风逼人,尤其是那摇曳的火苗的照应之下,它身形的影子,几乎能将半座大殿都笼罩在其中!

    兽人之王铜虎,缓缓的叹了口气,它收回了自己巨大的手掌。

    它并不是一只白虎,只是因为岁月带走了它的年轻,昔年一身棕黄色的毛,也都被岁月染成了白色。

    唯一不变的,或许就是那一双虎目之中的威严和杀气。

    “落雪……哼!它以为兽人永远都是没有脑子让它随意利用的蠢货吗!”

    咆哮声之中仿佛带着无尽的狂风,在大殿之中回荡。

    “伟大的王!”

    大殿之下,一个穿着铁盔甲的牛人站了出来:“兽人不需要听从精灵的命令!如果您点头的话,我愿意带着五万勇敢的兽人战士,先踏平那座森林!把那些精灵部落全部烧掉!”

    “我知道,你们觊觎那片土地很久了。”铜虎的鼻息之中出了野兽一般的声音,牛人战士立刻露出惊恐的表情,微微退后。

    “这些年来,和精灵的关系够紧张了。”铜虎的手掌捏成了拳头:“也许……是可以再合作一次的时候了。精灵族后来的王都是混蛋,不过这个落雪么……还是不同的。它是一个有智慧的家伙,而且……”

    铜虎仿佛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传我的命令吧。”

    这句话说出来,站在大殿之下的两排兽人的战士纷纷挺身而出。

    “告诉所有的部落……该动员了!等冬天过去,大雪停止,第一场春雨到来之前,就是我们南下的时刻!”

    大殿之中回荡起呐喊声,兽人们纷纷拔出刀剑来敲打,狂呼。

    所有的兽人领,都挨个走到铜虎的满前,对它弯腰行礼,然后昂而出。

    直到最后一个……那个刚才言要求去带人烧精灵部落的牛族领。

    “斯通!你留下。”铜虎沉声道。

    “是,我的王,您有什么吩咐。”这个叫斯通的牛族人将军单膝跪在了大殿中间。

    “战争会在冬季结束之后再开始,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先做点什么。”铜虎的一双虎目之中露出了一丝狡猾——残忍的狡猾!

    “我听说,南边的一个部落之前擅自动了一场对人类西北要塞的偷袭,结果输得很惨?”

    “是……我的王。”斯通立刻点头:“我也听说了这件事情。那些蠢货不知道听信了什么谣言。西北要塞一直都是郁金香家掌控的,可不好惹。”

    提到“郁金香”的时候,铜虎的眼角分明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不过这位年老的兽人之王冷笑了一声:“郁金香家么……哼。我让你做一件事情,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

    “我的王,您的命令,就是我的使命!”斯通抬起头来。

    “你挑选两万精锐的战士,去西北要塞动一次进攻,用你最大的本事去进攻一次,我想看看郁金香家控制的西北要塞的成色,看看他们还保留了他们祖先的几成本事!嗯……这件事情不用等冬季结束,你立刻去准备,准备好了,就随时动进攻吧!如果你能在冬季结束之前先攻下那座要塞的话……斯通,我会奖赏你的部落一千里的土地。”

    斯通的眼睛红了。

    【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