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五十三章 【因为爱情】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五十三章【因为爱情】

    辽阔的湖面仿佛一眼看不到边际,即便是冬天,那湖面上仿佛也笼罩着一层雾气蒙蒙,仿佛仙境一般。

    湖畔的岸边,树木茂密而葱郁,大量的针叶木,即便在冬天也并不会显露出多少萧索枯萎的味道,依然是生机盎然。

    这些天一直飘着细雪蒙蒙,时下时停,虽然不大,但是连续多日下来,地面上却也依然留下了厚厚的积雪,一路走在上面,脚面都会深深的陷入雪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尽管这样行路有些艰难,但是寒夜的那双眼睛里,却依然充满了兴致盎然的样子,她的眼睛一直都在左右四处观望,几乎没有一刻停止。

    此刻,站在大圆湖的湖畔,寒夜干脆就双膝跪在了地上,面朝湖面,张开了双臂,仿佛张开了怀抱,试图拥抱什么一样。

    一声长长的叹息,叹息之中蕴含着羡慕,惊叹,赞美,以及一丝丝淡淡的惆怅味道。

    缓缓的回过头来,寒夜侧耳又听了会儿那丛林之间传来了沙沙的风声树叶声,又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那林子见野鸡号寒的鸣叫,这才睁开双眼,抬起眼皮看了看蓝蓝。

    “你们的世界……简直太美好了。”

    蓝,一,本,读,小说  蓝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站在距离湖面略远一点的地方。

    她凝视着湖面,仿佛在沉迷于某种缅怀的思维当中。

    那天,那晚……记得,就是在这湖水里吧……那个男人……

    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是把所有的这些事情全部都忘记了,释怀了,深深的掩埋进心中最深处了?

    或许吧。

    当然了,蓝蓝并不是因为此刻触景生情,而又重新泛出了对达令陈的情思……当然不是这样的。

    只是,这个世界上。但凡是女人,总会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有着无法取代的特殊的意味,哪怕是埋藏在心中深处,也终究是有着不同的重要位置。

    此刻心中泛出一丝遐想,倒也并没有什么太过离奇的。

    这仅仅是一种很纯粹的勾起往事回忆的情绪而已。

    “你的眼神很奇怪。”寒夜淡淡笑着。

    “哦?”蓝蓝并没有扭头看寒夜,而是继续盯着湖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似乎在想着某个人……是你的爱人吗?”

    “……已经不是了。”蓝蓝摇头,冷冷道:“我没有爱人……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那……就是曾经的爱人吧。”

    “……也许算是吧。”蓝蓝的回答很含糊。

    寒夜盯着蓝蓝的眼睛,她发现这个女人的眼神很清澈,并没有半分情思的味道。就点了点头:“你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坚强得近乎冷酷。”

    “嗯……这算是赞美吗?”

    “……不算。”寒夜苦笑着摇头:“事实上……有些时候,你的眼神,还有你身上的味道,我很熟悉。我那个兄弟,他应该是和你同类的人。你们都一样,擅长于斩断自己的感情,用另外一种情绪来代替。说好听一点是理智,理想,信仰……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冷酷,冷血。”

    蓝蓝听了,也没生气,居然还很难得的说了一句笑话:“冷血?天气这么冷。血还怎么热得起来?”

    寒夜没有再继续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她又将双手深深的插入了地上积雪之中,插得很深很深,然后从积雪之下抓起了一把泥土。

    寒冷的天气。泥土被冻得冷硬,可是被寒夜一把抓了起来,在指尖细细的碾碎。她甚至近乎贪婪的把一点泥土凑到了口鼻之间,细细的嗅了一嗅,又伸出了舌头品尝了一下。

    “是沃土。”寒夜做出了评价。

    “这一路上,你总这么说。”蓝蓝也对寒夜的这种态度习惯了。来自于贫瘠的遗弃大陆,来到了罗兰大陆之后,仿佛这里任何一个地方的土地,在寒夜的标准都是极好极好的沃土。

    “这样的土地如果种植粮食的话,可以养活很多很多的人。”寒夜笑道。

    “你不是精灵么?精灵是从来不需要耕种的。”

    “但是其他种族需要,粮食总是需要的……即便是精灵,我们虽然并不耕种,但是也需要种植许多可以提供果实的树木。这里的土地……可以养活很多很多的部落。”

    寒夜的语气非常非常的认真,她低声道:“我甚至……有些不敢再继续往下走了。”

    “为什么?”

    “因为,越往下走,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动摇。”

    “动摇?”蓝蓝摇摇头,走到寒夜的身边,也跪坐在了地上,就和她并肩而坐,看着寒夜的眼睛:“为什么动摇?”

    “我万里迢迢的和你一起来到这里,我只是想见一见那个家伙,亲自问他一个问题,我想问他……当初抛弃了家园,带着部族的子民迁徙,做出那么多的牺牲,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还抛弃了留守在家园的族人……做出这一切,到底值得不值得!原本,我自然是反对他的。可是到了这里,从我走进这片森林的第一刻开始,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动摇。”

    寒夜默默的将口中的泥土吐了出来,抓起一把雪,擦了擦嘴巴,缓缓道:“这里简直就是乐园!无论是这里的土地,这里的森林,这里的环境,都比我们的家园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这里没有恐怖的无处不在的怪物,会不停呃袭击我们,你们的那些魔兽,弱小得简直可笑。只有这么一片沃土,才可以让我们的种族得到最好的繁衍。我开始动摇了……或许,当年,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蓝蓝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这是你的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说……你可以继续走下去,再走得远一点,看得多一点。然后……跟着你的心,做出你自己心中真正的决定吧。”

    “……我会的。”

    当两人又用了好几天的时间,从大圆湖的北边湖畔,沿着湖边绕行,渐渐来到了南边的时候,这里的树林越发的茂密和葱郁。

    “我能感觉到我族人的气息了,很……很多,很旺盛的生机,就在这里,就在不远。很近很近了。”

    对于寒夜的说法。蓝蓝表示认可:“你的感觉没有错,这里附近的确就有精灵族的部落,是草木精灵,我认识周围的几个部落。”

    顿了顿,蓝蓝犹豫一下,低声道:“或许,你想去见见它们?你不想见见这里的你的同族么?”

    寒夜的眼神里,极为罕见的居然出现一丝迟疑……这迟疑之中,甚至带着几分退缩和畏惧的味道。

    “我……想再看看。多看看这里。”寒夜指着自己的胸膛心脏的位置:“我的心还没有做出决断。”

    “做出决断之后呢?你打算做什么?”

    “我打算去见见他,见见落雪!”

    蓝蓝再次沉默。

    她没有再问寒夜,她见落雪做什么。但是理智上,她隐隐的感觉到。寒夜见落雪,只怕未必是单纯的亲人重逢这么简单。

    在大圆湖南畔的第二天,两人终于走到了大圆湖的正南面,在这里。蓝蓝决定继续往南而行,而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寒夜决定继续随着蓝蓝再往前走一走看一看。

    蓝蓝告诉了寒夜这里的地形:继续往南走。再走一些天,就可以离开这片冰封森林,出了森林到了平原地带,那就是兽人王国的地盘。

    寒夜笑了笑,表示她并不打算去兽人王国,她只是想到森林的南端边缘去看看而已。

    “那么你呢?你打算回你们人类的国度?”寒夜问起了蓝蓝。

    蓝蓝沉默了下来。

    “你会回你说的那个教会么?那个信奉你们女神的教会?”寒夜皱眉:“我以为,你现在已经不再相信那个信仰了。”

    “我已经背弃掉它了!”蓝蓝的语气很坚定:“就好像是一个梦,终究是梦醒了。自从我看着塔西佗大人死在我怀里的时候,我的梦就醒了。我不会再回教会,但是……我希望把我这一路的所见所闻,都告诉其他人。”

    “然后呢……反对你的那个教会?你会成为你们那个教会的叛徒?”

    “也许是,也许不是。”蓝蓝摇头:“我还没想好自己要做什么。但是……我想我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教会我回不去了。我不想再看到那些虚伪的家伙,我……我想我可以去投奔一个朋友,在她的领地里,教会的势力并不存在。也许我会在那里,写一些东西,然后告诉大家一些事情,我不会修饰什么,我只是想把这次我们的经历写出来告诉所有人……至于别人会怎么判断,做出什么想法,我不能控制,我能做到的只是这些了。”

    “我送你去森林的南端。然后,我们就要分别了。”寒夜微笑着。

    蓝蓝表示没有异议。事实上,两人一路走了上万里的路,也的确培养出了深厚的友情。

    ……

    在森林之中,精灵就仿佛是如鱼得水一般,而一个圣阶以上的精灵强者,更几乎是无所不能的!

    一路往南,甚至根本不需要蓝蓝指点路途,寒夜只要双手抚着大树,仿佛侧耳倾听上一会儿,然后往前走,这陌生的森林里,她就如同是在自家后花园散步一样。

    倾听树木花草的呼吸和声音,倾听自然,仿佛是寒夜的本能。

    所以,当两人走在路上,忽然寒夜毫无征兆的停下了脚步,对蓝蓝说:“有人在跟着我们。”的时候,蓝蓝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寒夜。

    两人立刻闪身躲进了树丛之中。可是很快,寒夜就面露古怪的表情:“他……好像也躲藏起来了。嗯,他居然知道我发现了他。”

    蓝蓝愣了一下:“怎么会?”

    能发现寒夜的踪迹……难道是……圣阶以上强者?

    “不会是……”

    “当然不是。”寒夜微笑:“落雪那个家伙没有发现我们,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强大的存在在附近。至于这个家伙……我想,他应该是一个我的同类。一个懂得倾听自然之声的精灵。”

    寒夜很快用面纱将自己的脸重新笼罩了起来,然后拉着蓝蓝,干脆就走出了树丛,站在了林间最醒目的地方。

    “我们做什么?”

    “等他过来。”寒夜耸耸肩膀——这个动作是和蓝蓝学的。而蓝蓝……是从某个懒散的家伙那儿学来的这个动作。寒夜微笑着:“我忽然也很想见见这里的精灵。”

    蓝蓝站在了一棵大树下,等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忽然之间,树林之中传来了咻的一声!

    一枚利箭破空而过。

    蓝蓝并没有动,也没有抵抗或者躲闪,她能感觉到,这枚箭并不是射向自己的。

    果然,箭从她的身旁擦身而过,然后钉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一个身材并不算很高大,但是身形修长的精灵,缓缓的从左侧的一片树丛之中走了出来。

    他的左手拿着一枚箭,右手持着弓。轻轻拨开树丛,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海藻一般的头发,加上英俊的脸庞,以及那一双耳尖,都暴露了他精灵族的身份。尤其是身上那用绿叶装饰的麻衣,和树叶形的尖头靴子,还有他身后的两片纤细小巧的半透明双翼……

    “一个草木精灵?”

    蓝蓝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我并没有敌意。”蓝蓝伸出了一只手,做了一个精灵族通用的友好的手势。她的精灵语也非常标准了,说得很清楚。

    “我知道。”这个男性精灵依然猫着腰,小心翼翼的在靠近:“所以刚才这一箭,并不是射向你的。”

    蓝蓝微微一笑。

    “请你告诉我……人类!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在这个大雪封路的天气。来到了大圆湖畔,来到了精灵族的领地?”这个精灵终于将弓箭收了起来。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放弃了警惕,他收起弓箭,仅仅是因为双方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他放弃了远程武器,而是将腰间的一柄造型精美的短剑拔了出来,握在手心之中。

    “我……只是路过而已。”蓝蓝苦笑。

    而这个时候。随着精灵的走近,双反看清了对方的面容的时候……

    蓝蓝的神色忽然一动:“我……好像认识你?我们见过?”

    这个精灵的脸色也是一变:“我……也认得你!”

    蓝蓝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我……应该是去过你的部落?嗯,你是……啊,你是……”

    “你是个那个狡猾的人类一伙的!就是那个拐骗走了我妹妹的人类!”

    这个精灵忽然眼神里露出一丝愤怒,他忽然加快了步伐,手里攥着剑,快速的逼了上来!

    蓝蓝愣了一下。

    可是她依然没有动,因为,她相信身边的那个同伴。

    这个时候,寒夜走了出来。

    事实山寒夜一直就站在大树的另外一侧。

    当这个精灵快速飞奔过来的时候,寒夜往前走了一步。

    只是这一步,寒夜就出现在了蓝蓝的身前。

    她的两根手指轻轻的夹住了精灵手里的剑锋,然后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这个精灵的剑落入了她的手里,而这个精灵本身,却飞快的往后退了出去,几步之后才勉强站稳。

    精灵似乎很震惊,但是当他站稳之后,看清了拦在面前的寒夜的时候……

    “你……”精灵似乎犹豫了一下,换了一个语气:“您……您是一位高贵的大精灵?”

    “高贵属于每一位信奉精灵之神的精灵。”寒夜随口笑了笑:“我的确是一个大精灵。”

    这个男性的精灵犹豫了一下,终于吐了口气,缓缓再退后了半步,弯腰行了一个礼。

    寒夜不慌不忙的还了一礼,她把剑丢了过去,就丢在了草木精灵的身前。

    草木精灵捡起自己的剑,犹豫了一下:“一位高贵的大精灵,为什么会和一个人类走在一起?您……是哪个部落的使者吗?”

    寒夜摇摇头,她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直接问道:“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精灵。”

    “塔塔。”草木精灵犹豫了一下:“塔塔是我的名字。”

    “塔塔?很好听的名字。”寒夜微笑着:“放过这个人类吧,她是我的朋友……她只是路过这里而已。”

    “不!您并不清楚事情的经过!”塔塔似乎有些着急,可是碍于大精灵的高贵身份,他不敢再动手,他只是咬着牙,紧紧盯着蓝蓝:“这个人类女子……就在一年多前,她和她的同伴,另外一个男性人类,曾经来到过我所在的部落,然后……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把我的妹妹拐骗走了!我的妹妹!美丽的巴罗莎!”

    寒夜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蓝蓝。

    蓝蓝的神色之中越发的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涩,她轻轻叹了口气:“寒夜大人……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情比较复杂……”

    “那就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寒夜很平静:“拐带一位精灵,可是重罪。”

    “简单的话么?”蓝蓝苦笑道:“因为……爱情吧。那位巴罗莎小姐爱上了一个人类男子,然后……后面的事情,我想可以想象得到。”(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