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五百五十一章 【交给你办了!】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五百五十一章【交给你办了!】

    从蒙托亚那儿出来之后,辛克莱尔主教大人的心情自然是不会太好的了。

    可问题是,辛克莱尔仔细想了好久,却现自己拿蒙托亚毫无办法。这个原本对教会事业忠心耿耿的神圣骑士,对教会的任何命令言听计从,并且不乏勇于献身的精神。

    可如今……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自己手里却毫无可以拿捏对方的办法。

    辛克莱尔沮丧的现,无论是自己,还是远在帝都的教会,都已经失去了对这个原本忠诚无限的神圣骑士的控制。

    就算教会想撕破脸,也拿蒙托亚没办法——还能如何?向帝国举报,就说,当初行刺先皇马尔希陛下的凶手蒙托亚就躲藏在西北?

    举报了又如何?

    蒙托亚只是行刺先皇未遂!而当今的皇帝希洛,可是名副其实的弑君篡位啊!

    就算真的举报了,以达令陈如今的势力,也有能力庇护蒙托亚。自从达令陈晋级圣阶之后,希洛就不得不看他的脸色了。达令陈能给他自己免罪,能给皮埃尔男爵等人免罪,真的要拉下脸来,要庇护蒙托亚——希洛还能真的派兵来西北捉拿蒙托亚吗?

    明显不可能的。

    更让辛克莱尔沮丧的是,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这位神圣骑士是真的“变心”了,他已经对于振兴教会的事业从根本上产生了怀疑,甚至信仰的动摇……

    到底这个该死的达令陈有什么魔法,是给他洗脑了吗?

    不光光是蒙托亚,在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达令陈这个家伙视若神灵,敬畏交加!只要看看每天傍晚跑去神庙祈祷的那些人就能看出来了。

    达令陈在这里的威望,几乎是压倒性的!

    什么皇权,什么光明神殿。在这片土地上,都不如达令陈的一句话好使。

    辛克莱尔失望与自己任务的失败。可他并不甘心就此灰溜溜的回帝都。

    怎么说自己都是一个教会的高层,堂堂的大主教,虽然从年级上看来,他已经算是“老朽”的那一种,要说还有什么大的野心,想成为下一任教宗,那是没可能了。

    海因克斯陛下比辛克莱尔还年轻不少呢,就算册立继承人,也轮不到辛克莱尔。

    可这并不代表辛克莱尔主教就没有自己的追求了。

    未来教宗的位置是不敢想的。可是……在教会内部,继续往上爬一爬,这点野心还是有的。

    现在辛克莱尔是一名大主教。可是光待在帝都当一个大主教,手里的实权实在不多,要想往上升一升,还是有一些诱人的位置的。

    比如说裁判所的裁判长?比如说中枢的席红衣大主教?

    神圣骑士团的团长就不用想了——那必须是神圣骑士出身才行。

    可就这样,那几个位置可都是教会内部可以排名前五的顶尖存在。

    自己一个大主教,目前还算不上真正的核心圈,教会的决策权也是没有的。最多在内部开会的时候,有一个建议权。平日里受些尊重而已。

    就算裁判所的裁判长,和席红衣大主教的位置坐不到……那么,弄一个大执事。或者是干脆下放到地方教区,当一个大教区的地方大主教,也算是一方的土皇帝,总比待在帝都的光明神殿里当一个虚职要爽快得多了。

    可是……那些油水实权最多的位置。岂能是这么容易就爬上去的?

    海因克斯继位教宗才一年,的确是需要建立自己的班底。可要想进入海因克斯的圈子,自己就必须有拿得出手的功绩才行!

    简单的来说。必须要让海因克斯认为自己是有能力,有价值才行!

    自己好不容易拿了一个来西北的任务,却没有完成——可想而知,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灰溜溜的跑回帝都的话,那么就得等着把这个虚职的大主教位置坐穿吧!

    辛克莱尔认为自己的人生至少怎么也还有个二十多年好活,可不想待在这个位置上坐到死。

    总得往上爬爬才行。

    辛克莱尔回到自己的住处,这一夜辗转难眠,苦思了一夜时间。直到天亮的时候,听见外面神庙的方向传来那嗡鸣的晨钟声……

    这钟声,却忽然把辛克莱尔敲醒了!!

    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

    “我真是蠢!!”

    辛克莱尔的双眼放光!

    教宗陛下派我来西北做什么?!

    虽然名义上是给达令陈封爵赐福,还有就是敲打一下长期在外的蒙托亚和阿德……眼下看来,赐福的事情做完了,可敲打蒙托亚的任务是失败了……

    但是!

    教宗陛下明显对于达令陈非常的重视,这种重视不仅仅是赏识,更多的还有警惕!

    对,就是警惕!

    从自己来到这里,看到了一切,包括达令陈的施政,以及他对宗教的建设……一切的一切,都明显是一个未来的心腹大患啊!

    自己既然别的做不了,但是在这里多了解一些情况,多打探一些情报,回去总也是有功劳的!

    如何让教宗重视自己?其实很简单:只要让教宗重视自己带回去的事情消息就足够了!!

    到时候,教会内部商量如何对付达令陈的时候,那么自己这个亲自来够西北,并且有第一手资料,对西北最了解的人,岂不就是拥有巨大的言权了?

    辛克莱尔立刻对自己的使命做出了一些调整!

    尽可能的了解达令陈所做的一切事情!

    ……

    对于如何安排辛克莱尔这个教会的大主教,其实陈道临也是花了点心思的——但并不算太重视。

    他很清楚,这个辛克莱尔虽然是大主教,但是在教会内部并不算真正的顶尖核心高层,最多就是一个泥菩萨,一个摆设而已。真的位高权重,也不会被派来西北做这个跑腿的任务了。

    可陈道临也并没有太过轻视,他派了几个人专门服侍这位大主教。准确的说算是监视。

    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异教徒”,放这么一个光明神殿的高层跑到自己的大本营里来,有些事情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好的。

    所以,辛克莱尔这些日子来,明里暗里总想找机会见蒙托亚——这些陈道临全部都知道。

    包括辛克莱尔在这天晚上已经面见过了蒙托亚的消息,陈道临也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辛克莱尔还没有从蒙托亚那儿出门,就已经有人把消息送到了陈道临这里。

    陈道临并没有太当回事。

    他对于蒙托亚这种人已经非常了解了。

    像蒙托亚这种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认死理。

    只要是这种人心中认准的事情,那任凭外界如何花言巧语也无法说动。这种人性子最执着,也最执拗。很难被言语所动。这种人只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对自己内心坚持的事情非常笃定!

    蒙托亚从前是这样的人,他把振兴教会当做自己毕生的事业,随时可以为这份事业而献身。所以他敢于行刺皇帝,敢于做那些造反大逆不道的事情,对于赴死这种事情,根本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一旦他心中的这份信仰生了变化……那就真的变了!不会再变回来!

    陈道临很清楚,来西北这近一年的事情,蒙托亚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眼睛看,耳朵听,他是清清楚楚看着自己如何拉拢了上万的子民,如何一手创建了无双武圣教。如何让这一万多人有饭吃有房子住,如何让这一万多人安居乐业。也亲眼看见了,在这样的宗教体制之下,这一万多人对于这个新宗教的虔诚和忠诚!

    真正的宗教。可不就是这样的么?你要让教徒信奉虔诚,就必须能拿出让他们真心信仰你的东西来!

    在这里,无双武圣教的高层们。不论是那些执事还是正式教徒,或者是包括了陈道临自己,还有皮埃尔男爵等人,生活都非常简朴,绝没有教会内部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没有锦衣玉食,没有醉生梦死,更没有洗个澡都恨不能用黄金建造个屋子,再选一批年轻美貌的“神仆”来贴身伺候,满足自己的淫欲!

    上廉,下效!上仁,下诚!

    当身处在这个相对于来说健康的制度中,待了一年多时间,陈道临不信蒙托亚的心中就没有感触!

    既然有了感触,他的心思肯定和当初在帝都的时候完全不同了。对于这种认死理的人来说——这就够了!

    如果说,辛克莱尔见一面,几句话就把蒙托亚说得又动摇了,说的策反了——那陈道临宁可挖了自己这双眼睛!

    ……

    辛克莱尔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也找到了自己努力的方向之后,这个老家伙顿时一扫颓态,整个人精神了起来。

    第二天白天,就开始了自己的运作。

    毕竟在光明神殿这种千年教会里待了一辈子,辛克莱尔大体来说,也算是一条道行不浅的老狐狸了。

    他白天出去转悠了两天,还真的找到了几个突破口。

    他先是装作好奇的样子,跑去参观了一下那座神庙——原来这位光明神殿的大主教碍于自己的身份,可是拒绝踏入神庙一步的!即便之前,也只会远远的窥探远眺一番而已。

    可摆正了自己的位置,辛克莱尔也就放下了心中的那一点矜持了。他换了一身便装,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神庙,参观了一番。

    神庙对外是开放的,任凭谁都可以进去祈祷,所以辛克莱尔的进入并没有遭到阻拦。里面的一些信徒和神仆,看着这个穿便装的老头子,一时半会也没认不出来,倒是让辛克莱尔里里外外走了一个遍。

    辛克莱尔甚至还瞧瞧的学会了那罗兰语版的祈祷歌谣《万物生》。甚至……他还在街头,和几个无双武圣教兄弟会里正在帮助别人做事的成员聊了一会儿。

    老头子缩起自己的光芒,倒是能屈能伸,假装闲话家常,倒也套取了一些消息,比如兄弟会的架构,宗旨。内部的晋升制度等等。

    辛克莱尔的这番行动,陈道临当然很快就知道了。

    他得知之后,只是沉吟了一下,就吩咐:随他去看吧。

    反正这些东西原本就不是保密的,任何人稍微留心一些都能看到问到,这个老家伙喜欢折腾,就随他去。

    陈道临倒也想开的,这个辛克莱尔厚着脸皮非要在自己这里赖着不走,自己也不好撕破脸驱赶——将来自己还指望和教会的人有些合作的,况且。海因克斯那个老头子对自己也真的还算不错,帮了自己不少忙。

    可几天之后,陈道临坐不住了!

    辛克莱尔跑去西北要塞去观摩了一阵子,陈道临没理会。辛克莱尔甚至跑去军事组的军营外观望,陈道临也没有理会。

    可是到了最后,辛克莱尔跑去骚扰那些魔法学院来的魔法师……

    陈道临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他交给魔法师们制造的那些图纸,包括那台“潮汐式魔力动机”自然是陈道临的核心资本!

    若不是自己实在忙不过来,陈道临也真的不想把这种东西分拆出来交给别人来制作。

    可既然分拆出来交给了魔法师们代工……那么保密这种事情就别想了。

    罗兰帝国根本就没有严谨的保密制度……就算有,指望一群多年在学校里厮混的学员和老师来保密。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这些家伙里,就不乏许多在学校里待了多年,满脑子魔法研究,对人情世故乱七八糟的书呆子类型的魔法师。就算你给了他保密制度。以这些人的情商,没准几句话就被别人骗出去了。

    更何况,这帮人满脑子都是充满了古典味道的科研精神,这种精神的核心就是共享和沟通。这些日子,虽然陈道临命令禁止他们再来问问题,但是这些求知欲过于旺盛的魔法师们。私下里还是会互相串联。

    你弄不明白的问我,我弄不明白的问你。

    经常有十几个学员和老师凑在一起,把各自分到的图纸凑在一起,通宵达旦的共同研究……这种事情陈道临无法禁止,也无法真的把这些魔法师当做那些老老实实的民工来用。

    只要他们能兼顾制造进度就可以了。

    可问题是……这些东西,虽然迟早都会传出去的……但毕竟现在还不行!

    陈道临可不想自己这里才造出几台潮汐魔力动机,转眼帝都那儿就可以批量生产了!

    虽然核心图纸,陈道临自己手里掌握了几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没有分给这些魔法师。

    但是……就算是分出去的那些图纸,其中也颇有一些重要的原理。互相串联一下,也能弄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

    要想复制出一台潮汐魔力动机是不太可能,但是……根据这些原理,研究一下,弄出点别的什么东西,倒也不是奢望的。

    陈道临可不想让这些东西白白的流失出去——至少现在不行!

    辛克莱尔是什么人?

    他是教会的大主教!

    能坐到大主教的位置,这个老头子绝不是看上去的那个干巴巴的虚弱的糟老头子!他绝对有相当不俗的魔法造诣——哦对了,教会里管这个不叫魔法,而是叫做神术。

    其实都是一回事。

    那些图纸,换了别人或许看着跟看天书一样,可是……落在一个教会高层并且魔法造诣不俗的人眼里,绝对能看得懂。

    ……

    “他今天又见了哪几个魔法师?”陈道临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听完之后,陈道临皱眉,思索了片刻,点点头:“你出去吧,我知道了。”

    “大祭司……要不要约束这个家伙一下?他每年这么到处乱跑,总不是个事情。”说话的是教会之中的一个正式的信徒,也是陈道临派去监视辛克莱尔的一个手下。

    “……我自有分寸,你们先什么都不要管。”陈道临想了想,就让人先出去了。

    随后,陈道临派人去把迪克森叫了过来。

    迪克森刚从北边又跑了一趟才回来,这几天正在缠着胡克船长——这个家伙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洞大开,居然提出要修炼武技!说是要把自己练成魔武双修……

    这个想法被卡门院长知道了之后狠狠的痛骂了一顿。但是却无法打消他的念头,迪克森的理由很简单:他没事就要和胡克船长一起去北边去见狼人雷,北方危险,自己一个魔法师,若是遇到了危险,万一跑不掉的话,没点武技傍身,还真不行,况且练武也能强身健体。

    卡门骂了两次,也就随他去了。

    迪克森陈道临的时候。身上没有穿魔法师袍,而是穿了一件武士短衫,一头长扎了一个辫子,看上去倒是精神了不少,只是衣服后面皮肤上有一个清晰的鞋印子——迪克森胡克船长对练的时候,被胡克船上踢的。

    陈道临立刻就明白,这一定是船长先生在借机报私仇了——几次出任务,船长都被这个扫把星拖累的倒霉了好多次,得到机会还不狠狠的草这个家伙?

    “过来。交个你一个任务。”陈道临对迪克森勾了勾手指。

    迪克森立刻很狗腿的凑了上去。

    “教会那个老家伙,最近像个苍蝇一样的到处嗡嗡乱飞,你想个法子,叫他老实点。”陈道临想了想:“你是我门下最机灵的弟子。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这件事情。”

    “没问题!”迪克森立刻派了胸脯,忽然眼珠一转:“老师,这事情怎么不让卢修斯去做?”

    “卢修斯?”陈道临撇了撇嘴:“那个家伙……忙着呢。”

    新年那晚酒醉之后,第二天醒来。卢修斯和莎莎这两人就有些古怪了。陈道临看在眼里,倒也没说什么。其实……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不过大家都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

    听说莎莎已经去卢修斯家里吃了几次饭。弗里茨总督对这个女魔法师也很是满意。

    不过陈道临却觉得,卢修斯未来的日子未必好过……自己的这个女弟子其实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恶女!当初欺负麦昆欺负得不行。

    果然,没几天之后,卢修斯就被莎莎骗得骑马差点摔断了腿。只因为莎莎说要实验陈道临教她的风力浮力的作用,弄了一个人工的大风筝,让卢修斯骑马拖着跑,结果卢修斯差点没摔断脖子。

    这件事情让陈道临和弗里茨总督都很无语,但是卢修斯却仿佛找到了人生的幸福一般。

    而莎莎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了陈道临的一份教学笔记……

    那是一份关于富兰克林弄的风筝来测量闪电的描述……

    据说这几天莎莎已经开始着手制作材料了。

    而卢修斯……

    好吧,幸好现在是冬天,倒是没有什么雷暴天气。

    “总之你别管了,这事情就交给你一个人做,你也别告诉旁人。嗯,只要想办法让那个老家伙安分点就好了。”

    “明白!这事情简单!”

    迪克森做出了承诺就大步出门了。

    陈道临欣慰的微笑,自己的这几个弟子里,说到机灵和胆大心细,还真的要数迪克森了,尤其是和胡克船长一起去了北边几次,出生如此,还真的算是历练出来了。

    可没想到……晚上的时候,陈道临的就吐血了!

    晚上有人来汇报,说辛克莱尔主教大人在出门的时候,大街上骑马,被人用棍子绊了马腿,直接从马上摔了下去,就差一点就摔断了脖子……肩膀骨折了。

    陈道临当时就心里一哆嗦!

    就在这个时候,迪克森一脸得意的跑了进来:“老师,我做得怎么样?”

    陈道临气的破口大骂:“老子让你去纠缠他别让他有机会乱跑!没让你去谋杀啊!!他要是死了怎么办!!我怎么和光明神殿交待!!”

    迪克森一愣。

    ……

    陈道临立刻亲自去探望了一下重伤的大主教先生,还亲自给他是施了一个低级的治疗术。

    看着脸色苍白的大主教,陈道临客气的寒暄了几句就退了出来。

    迪克森臊眉耷眼的跟在后面。

    出了大门,陈道临转身狠狠踹了这家伙一脚:“你干的好事!”

    “可是……他这一伤,可不就没法出门乱跑了吗?”

    “蠢!”陈道临怒道:“他也是会魔法的!这点伤,一个治疗术下去,就可以活蹦乱跳了!而且……你当时要是真摔死了他,事情就没法收场了!”

    “……那,我还有主意!”迪克森想了想,信心满满的说道。

    “嗯?你还有主意?这次可不能弄死他!”

    “不会!我有分寸!”迪克森得意的做出了保证,跑了出去。

    又到了第二天……

    手下来禀告,说是辛克莱尔大主教大人傍晚出门去吃晚餐……回来的路上被人用麻袋套了头,拖进巷子里去打了闷棍!

    陈道临听了这个消息,顿时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去!去把迪克森给我抓回来!!”

    还没说完,迪克森跑了进来:“老师!这次我事情做都的漂亮吧!我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但是没伤骨头,这几天他一定不好意思出门了。”

    “你混蛋啊!!”陈道临破口大骂:“这里是我的地盘!从军到民都是我的人!你还用麻袋套他脑袋打闷棍?!套个屁啊!用你的屁股想想也肯定是我派人干的了!!!套什么麻袋!!你还不如当面直接拿棍子打他!!还更省事了!!”

    ……

    辛克莱尔在房间里,脑袋上绑了厚厚的纱布,坐在桌前写着自己的汇报。

    老头子疼得眼冒金星,一边吸着凉气。

    (女神在上……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为了教会的事业,我可是真的差点把老命都搭上了!教宗陛下您可一定要重重的赏赐我才行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