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浮屠玄出手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辽阔天地间,唯有着牧尘那冷冽的声音响彻着,其余所有人都是一片死寂,显然都是被牧尘先前一人镇压浮屠古族玄脉,墨脉所有长老的显赫战绩所震撼。. .

    他们从未想过,一位灵品天至尊,竟然能够将堂堂浮屠古族逼得这般地步,所有人都知道,从今之后,恐怕牧尘这个名字,将会真正的响彻整个大千世界...

    寂静之间,那一道道的目光,也是开始投向浮屠玄所在的方向,只见得那里,琉璃钵闪烁着光芒,其上雷霆,黑暗,火焰等等不断的闪烁,散着无穷威能。

    而浮屠玄坐于其间,他那苍老的面庞,犹如铁一般的漆黑冰冷,他冷肃的双目,盯着牧尘,散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压迫感。

    一位圣品天至尊,即便是坐在那里不动,那所散出来的威压,都足以让得寻常天至尊感觉到压力。

    “老夫真的是没想到,你区区一个灵品天至尊,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真不愧是清衍静的儿子。”浮屠玄低沉的说道。

    “不过,老夫也早已告诉了你,规矩便是规矩,不可动摇,只要老夫一日是浮屠古族大长老,便断然不会放你母亲!”

    “而你,在我浮屠古族,也始终会是罪子身份!”

    浮屠玄的眼目中,仿佛是有着慑人的精光凝聚起来,他缓缓的站起身来,顿时间犹如一座巍峨山岳扑面而来,整个天地间,都是弥漫着那种可怕气势。

    “原本衍静的面上,老夫不想与你为难,但既然你这罪子敢来我浮屠古族撒野,那老夫今日就真是容你不得了!”

    轰隆!

    当浮屠玄那低沉之声落下时,这天地间顿时风起云涌,雷霆怒吼,竟是一副天灾来临般的末世模样,气势滔天。

    圣品之怒,足以灭天。

    这天地间众多天至尊感受着那种扑面而来的压力,都是面色凝重而敬畏,圣品,这是大千世界最巅峰的层次,而显然,作为巅峰者,一旦展露峥嵘,那将会是惊天动地。

    这一次,甚至连药尘与林貂,都是脸色微现凝重,这浮屠玄的实力虽然不如萧炎与林动,但好歹也是货真价实的圣品天至尊,不容小觑。

    嗡!

    忽然间,那琉璃钵开始微微的震动起来,其上缠绕的雷霆,火焰,寒冰也是在此时呼啸而起,最后化为九条巨龙,盘踞在琉璃钵上,对着其中的浮屠玄出怒吼之声。

    “他要动手了!”药尘,林貂眼神一凝,旋即立即催动浩瀚灵力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那琉璃钵中。

    “哼,若是武祖在此,恐怕老夫还真脱困不得,不过你二人只是仙品后期而已,如何能够将这圣品绝世圣物的威能挥出来?”

    琉璃钵中,浮屠玄的冷笑声传出,只见得他衣袍鼓动,猎猎作响,旋即双手轻旋,犹如是掌含日月,无尽的灵光自其掌下爆出来,浩瀚无尽。

    轰!

    下一瞬间,浮屠玄掌心之间,无尽灵光喷而起,竟是在其上方化为了一道巨大的黑白光轮,黑白两色互相缠绕间,仿佛是有着毁灭之力散而出。

    浮屠玄暴喝一声,黑白光轮冲天而起,直接是硬生生的对着那琉璃钵撞击而去。

    “吼!”

    而此时,那琉璃钵上,八条火焰,寒冰,黑炎,雷霆等巨龙也是察觉到威胁,齐齐张嘴,八道属性不同的灵力光柱喷射而出,扭曲空间,重重的与那黑白光轮撞在一起。

    轰轰轰!

    双方接触,顿时犹如地动山摇,一片片的空间不断的崩塌,仿佛是形成了黑洞漩涡,那座巍峨主峰,都是在这般冲击下不断的震动,巨石滚落。

    不过,不管那八条巨龙如何催动攻势,在一接触到那黑白光轮时,都是会被生生的绞碎而去。

    “给老夫起!”

    与此同时,浮屠玄冷喝之声再度响起,只见得黑白光轮化为一道黑白光束冲天而起,终于是重重的撞击在了琉璃钵上。

    铛!

    惊天般的声音炸响,附近山峰上一些实力不济者,当场便是一口血喷出来,瘫软在地,唯有着那些实力强横者,方才身躯一震,将那音波化解而去。

    所有的目光,都是紧紧的盯着那琉璃钵,旋即便是见到,那座琉璃钵在此时剧烈的震动起来,最后犹如是受到了一股无穷之力的冲击,轰的一声,便是被震飞而起。

    琉璃钵飞出,浮屠玄也是化为一道流光暴射而出。

    林貂与药尘见到这一幕,眉头都是一皱,然后便是又要催动八祖琉璃钵。

    “两位前辈,不用出手了,接下来的事,便让晚辈自己来吧。”不过此时牧尘的声音忽然传来,将他们阻止了下来。

    眼下的局面来便林貂与药尘借助着琉璃钵的力量,也依旧无法与浮屠玄抗衡,若是强行而为的话,怕是两人反而会出现伤势,这一点,不是牧尘愿意见到的。

    药尘与林貂闻言,对视一眼,都是明白了牧尘的想法,沉吟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牧尘小友,若是情况不对,尽管罢手,若是有人打算以老欺少,借势压人,我那弟子,今日说不得也要来见识一下。”药尘缓缓的道。

    “我武境,也是如此。”林貂冷声说道。

    他们两人的话一出,顿时引得在场众多级势力纷纷色变,就连那些浮屠古族的强者,都是瞳孔微缩,如果今日真的是惹来了炎帝武祖这两位,恐怕就算是他们浮屠古族,都会感觉到极大的压力。

    天空上,浮屠玄面色依旧漠然,不过其眼目也是波动了一下,但旋即便是恢复平静,他如何听不出药尘,林貂言语间的警告,但他的性子素来顽固强硬,所以不仅没有令得他忌惮,反而是冷笑道:“早就听闻了炎帝,武祖威名,不过今日我浮屠古族要处置这个罪子,谁都插不了手!”

    语罢,他目光锐利的盯着牧尘,道:“你若是以为掌控了护族大阵,就有资格与老夫交手,恐怕你是太天真了一些!”

    然而,牧尘面色冷然,也不搭理于他,直接结印,顿时高空之上巍峨大阵运转,上千道浩瀚灵光匹练暴射而下,对着那浮屠玄轰击而去。

    “不见棺材不掉泪,老夫今日成全你!”

    浮屠玄怒须张,只见其双手一搅,又是一道黑白相间的巨大光轮凝现而出,光轮冲天而起,任由那一道道灵光匹练轰击而来,但却是尽数的被其势如破竹的绞碎。

    牧尘见状,眼瞳也是微缩,这圣品强者,果然是强悍得可怕,他如此攻势,先前的玄光,墨瞳二人皆是狼狈异常,但如今却是奈何不了这浮屠玄丝毫。

    咻!

    黑白光轮一路绞碎无数道灵力匹练,然后以一种惊人的度直接对着牧尘暴射而去,黑白之色旋转间,仿佛能够绞碎世间一切。

    牧尘目光闪烁,并没有鲁莽的与那黑白光轮硬接,而是身形一动,冲天而起,竟是躲避进了那巍峨大阵之中,然后催动着大阵,铺天盖地的灵力匹练呼啸而下,与那黑白光轮轰击。

    轰隆隆!

    一时间,天地间雷鸣不断,恐怖的冲击波将下方的一座座山峰不断的夷为平地...

    不过,这般局势任谁都是来,那来自护族大阵的攻势渐渐的在减弱,因为黑白光轮开始愈的接近大阵。

    “这牧尘终归只是灵品天至尊,即便借助着这护族大阵的力量,也无法与浮屠玄抗衡。”见到这一幕,一些强者也是惋惜说道。

    “这护族大阵的力量的确不凡,不过牧尘无法将其完全催动,否则浮屠玄也奈何不了他。”

    “但现在来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

    众多强者窃窃私语,都是牧尘的败势。

    而在那漫天声音中,牧尘却是神色平静,他躲避在大阵内,目光闪烁,旋即双目竟是微微的闭拢而上。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即便借助着护族大阵的力量,他也并不是浮屠玄的对手,毕竟圣品之威,乎想象,并不是依靠外力所能够对付。

    所以,他掌控护族大阵,并非是借此抗衡浮屠玄,而是另有目的。

    呼。

    他吐出一口白气,然后感知便是顺着护族大阵蔓延开来,这座大阵,笼罩着整个浮屠界,足以延伸到浮屠古族的任何地方。

    在这座大阵中,有一些地方给他极为熟悉亲切的感觉,他知道,这些地方,应该就是他娘亲所布置,沿着这些路线而去,他便是能够找到他想要去的地方。

    轰隆隆!

    外界疯狂的冲击,已是被牧尘尽数的屏蔽,他的感知蔓延过浮屠古族每一寸角落,最后,终于是在某一刻,感应到了一些熟悉的波动。

    于是,他的感知直接是穿透了某处空间之中,在那里,他一座古老到了极致的巨塔,那座巨塔,他曾经见过,当年他修成圣品浮屠塔时,便是来到了此处。

    感知靠近古塔,因为是沿着护族大阵而来,所以并未受到任何的排斥,让得他轻易的钻了进去...

    钻入古塔,很快他的感知就停留在了一处,牧尘的身躯在此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因为在这里面,他感觉到了那股血浓于水的气息。

    于是,他的感知,仿佛是出了颤抖的喃喃声。

    “娘...孩儿来接您回家了。”

    一处空间中,温婉的白裙女子盘坐,而此时,她忽然的抬起脸颊,望着那虚空一处,双眸中,有着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旋即,她轻轻的抹去脸颊上的泪水,冲着那片虚无处展颜一笑,而后,她身上的那股温婉气息一点点的开始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护犊般的冷煞之气。

    她的娇躯,微微一颤,然后便是渐渐的消散,同时,一道低低的声音,在这虚无中传开。

    “我的孩儿,从今天开始,再没人能欺负你了...”

    ...

    ...

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