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仙品出手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还有一场。.ㄟM”

    牧尘那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的声音传开,引得无数强者眼神奇异,而那些投射而来的目光,已经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戏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凝重与忌惮之色。

    能够凭借着灵品初期的实力,却是连战三场,将三位实力更强的灵品天至尊摧枯拉朽般的击败,此等战斗力,足以让所有人为之动容。

    “这牧尘真是个怪胎,明明只是灵品初期,但战斗力却是如此恐怖,说不得,这家伙,还真是有着越阶挑战的能力。”

    “的确厉害,难怪会如此的狂妄,要一己之力挑战玄脉,原来是有备而来。”

    “如今他已胜三场,只要再取一胜,这玄脉就真的得吐出那刚刚到嘴的长老院席位了。”

    “嘿,你们倒也是太高,经过了三场激战,这牧尘底牌尽数显露,想要真正的抗衡仙品天至尊,恐怕没那么容易。”

    “先前你可也是这么说的...”

    “......”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窃窃私语声中,那玄脉的众多长老,则是个个面色铁青,那盯着牧尘的眼光,犹如是要将其活活吞了一般。

    谁都没想到,他们玄脉,竟然会被一个小辈,逼到这种狼狈地步。

    那玄罗等人,更是个个面黑如锅,先前他们还信誓旦旦的认为牧尘必败无疑,结果才短短一会,就被打脸了。

    那玄脉脉玄光也是神色有些阴沉,不过他毕竟不是常人,很快就压制了心中的震怒,神色冷漠的盯着牧尘,缓缓的道:“没想到这次倒是本座眼拙了,清衍静的儿子,的确不凡。”

    “过奖了。”牧尘神色平淡。

    玄光眼眸微垂,淡声道:“你能闯到这一步,已经说明了你的本事,不过这第四场恐怕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还望你自身慎重一些。”

    牧尘一笑,道:“倒是谢过玄光脉关心了,不过我想我应该还撑得住。”

    与玄脉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所以今日想要他收手留面子,那是不可能的事。

    玄光深深的尘一眼,那眼眸深处,似是掠过一抹森寒之意,他摇了摇头,道:“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我玄脉就等着你来一人挑穿。”

    “如今台上还有我等四人,随你挑选,当然,你若是有这般胆子,来找本座也行,毕竟你母亲被囚多年,也有着我的功劳。”

    话到此处,玄光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冰寒笑容,似是蕴含着嘲讽。

    牧尘瞳孔猛的一缩,眼神陡然变得冷冽下来,他盯着玄光,半晌后方才微微点头,道:“玄光脉所赐,我与家母都铭记在心,不过今日我只想从你们玄脉手中取一道席位,日后若是有机会,必然会想玄光脉讨教。”

    玄光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他如此言语,其实就是想要激出牧尘的怒意,让得他失去分寸,如果牧尘真的震怒要直接挑战于他,那玄光就会让得他知道,在一位仙品后期的天至尊手中,不论他有什么手段,都将会是毫无作用。

    但他显然还是低估了牧尘的心性,虽然他的话激起了牧尘的杀意,但后者并没有愤怒的失去理智,而依旧是采取最稳妥的办法。

    “那本座就在这里还有什么手段吧。”玄光冷冷的尘一眼,道。

    “想来不会让玄光脉失望。”

    牧尘轻笑一声,也就不再理会玄光,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一座白玉石台之上,他的目光方,只见得那里,一名模样枯瘦的灰袍老者,静静的垂手而立。

    这位灰袍老者,在牧尘出现时,目光便是紧紧的盯在他的身上,那浊的双目,却是隐藏着如鹰般的锐利,令人心悸。

    牧尘望着这位枯瘦的灰袍老者,面色倒是变得凝重了一些,眼前这位灰袍老者,名为玄尊,仙品初期的实力,在整个浮屠古族中,都是拥有着极高的地位。

    莫尊只是仙品初期,但牧尘却是清楚,灵品与仙品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那些踏入灵品天至尊的强者,不知道要花多少岁月的积累,才能够有机会触及仙品。

    之前的三场,他赢得干脆利落,但他知晓,这一场,才是最为重要的。

    只有赢了这一场,他才算是真正的获胜,否则的话,先前的三场胜势,也将会化为乌有。

    “玄尊长老,既然有人想要折辱我玄脉,那我玄脉也只能还以颜色了,所以不用留手,任何后果,皆由本座承担。”玄光的声音传来,其中充满着冰冷之意。

    那玄尊长老闻言,也是微微躬身,语气森然的道:“尊脉之命。”

    话音落下,他那略显灰暗的双目,便是凝聚在了牧尘的身上,一言不,但谁都是能够感觉到,一股极其强悍的灵力威压,缓缓的从其体内散出来。

    轰隆。

    这座白玉石台的上空,都是因为那强悍的灵力威压从而震动起来,犹如天塌一般。

    感受着那从玄尊长老体内散出来的灵力威压,在场那众多强大存在都是神色凝重,有对比才有高低,与先前的玄光等三位灵品天至尊相比,此时的玄尊长老,无疑是强横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场交手,才能算做是好戏。”

    药尘,林貂望着这一幕,方才微微一笑,牧尘的战斗力太强,所以先前那三位玄脉长老,即便是灵品后期的黑光,也是无法对牧尘造成多少的威胁,唯有当真正的仙品天至尊出手时,方才能够逼迫出牧尘真正的手段。

    他们同样是很想,在面对着仙品天至尊时,牧尘又是否能够展现出一场奇迹?

    “牧尘肯定不会输的啦。”一旁的林静毫不犹豫的道,言语间的信心,怕是比牧尘自身都还要来得强烈。

    萧潇闻言,莞尔一笑,而药尘,林貂也是无奈摇头,不知道林静对牧尘这么强的信心究竟从哪来的。

    而其他的人,诸如清天,清霜长老等人,则是没有这么尘,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忧虑之色,毕竟他们都很清楚灵品与仙品之间的差距,而这种差距,即便是牧尘先前的那些惊天手段,都不见得就能够取胜。

    “我清脉结局如何,就战斗了。”清天感叹一声,说道。

    那些清脉的族人,也是眼神担忧而殷切,若非是场面不合适,恐怕他们此时都要忍不住的为牧尘吆喝助威了。

    “这小子,总算是惹出真正厉害的角色了,这次何倒霉。”那摩诃幽双臂抱胸,眼神噙着玩味的望着远处的白玉石台,喃喃道。

    ...

    “仙品天至尊,果然不凡...”

    对于那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种种目光,牧尘都是自动屏蔽,他的目光,尽数的凝聚在前方那道枯瘦的身影之上,神色凝重。

    那从玄尊身上散出来的灵力威压,远远的过了黑光等人,这一次的战斗,得真正的倾尽全力了。

    一念到此,牧尘那一对黑眸之中,不仅没有惧意出现,反而是愈的灼热,如今的他,灵品天至尊中,几乎已是无敌,也唯有面对着更强的仙品天至尊,才能够激他的战意,让得他经历战斗的磨练,不断成长。

    玄尊长老双手缓缓的合拢,那一瞬间,原本佝偻的身躯,竟是陡然间变得挺拔起来,灰白的头,以肉眼可见的度变成黑色长,那苍老的面容,更是在此时化为一张散着凶悍之气的中年面庞。

    “嗡!”

    与此同时,浩瀚的灵光,犹如大日自那海面升起,猛然自其体内铺天盖地的爆出来,而其肉身,也是在此时,瞬间化为了璀璨灵体。

    与灵品天至尊的灵体相比,这玄尊长老的灵体,无疑是显得更为的凝炼,远远犹如宝石所铸,刚猛至极,不可摧毁。

    在那宝石般的身躯表面,更是铭刻着无数道蓝色的符文,符文犹如水滴,小,但却给人一种沉重如山岳般的感觉。

    宝石般灵体璀璨夺目,成为了天地间最瞩目之点,而在战斗力全开之下,那玄尊长老的也是眼神凌厉的盯着牧尘,低沉的声音,响彻而起。

    “想要从老夫的手中夺走席位,就得没这种本事了!”

    牧尘望着那声势骇人的玄尊长老,也是深吸一口气,肉身之上灵光万丈,同样是化为璀璨灵体,战意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他那冷冽之声,随之响起。

    “这席位,我志在必得,今日你玄脉,给也得给,不给,那也得给!”

    “好大的口气,不知死活!”

    玄尊怒目而睁,杀意喷薄,一步踏出,空间蹦碎。

    此时此刻,玄脉仙品天至尊,终是出手。

    ...............................

    .....................

    .............................

本站推荐丝袜美腿,童颜**,丰满肥臀图片视频在线看!!快速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tao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