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 白色
  • 黑色
  • 橙色
  • 红色
  • 紫色
  • 蓝色
  • 绿色
字体:
字号:
滚屏:
恢复默认

第十二篇(最终篇)九鼎轮回 第二十五章 九鼎轮回(大结局 下)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按V回顶部

    裴三的双手微微弯曲,成双爪之形,双手微微合拢,就仿佛整个天地都被他这双手给包容进去。www.douluodalu123.com

    滕青山的轮回枪枪尖,则是锋利到极限,就算是天地拦截,都会被刺破。

    “嗬!”

    滕青山所有战意都凝聚在这一枪之上,这一瞬间,枪尖过处,下方的湖水就自然而然分开,无尽的水浪汹涌滚滚,就仿佛臣子一般拥护着滕青山这一杆轮回枪,而滕青山体内大量的世界之力,也旋转着加速轮回枪的速度,轮回枪的气势不断上升,不断的提高!

    “呼~~”裴三双眸眯起,他身后那高大的神猿虚影微微躬身,神猿双手也同样成合拢架势,无尽的世界之力朝那双手中央聚集。

    最强一招!

    滕青山和裴三,一动手,就施展出瞬间攻击力最大的一招!真正强者交战,可不会说从弱的招数一招招往上慢慢来,既然实力相当,那么就拿出真正的绝招来,一招将对手打垮。将对手给击败!

    “噗哧!”

    轮回枪枪尖携带着无尽的穿透力,和裴三合拢的双爪正面碰击!

    枪尖刚好刺入裴三的双手合拢中央。

    “嗯?”滕青山面色一变,他感觉到自己这一枪仿佛刺入了无尽的棉絮当中,绝对的柔!

    裴三这一招,可不单单是柔!

    那是刚柔并济,柔是防御,攻击则是刚!

    “给我破,破,破!!!”滕青山心底怒喝着,这一枪走水行毒龙钻的形式,蕴含的却是生死结合之力。生与死就仿佛两道相辅相成的力量,这一枪威力不断叠加,生积蓄力量,死则发出强大毁灭之力。

    “撒手!”裴三面色狰狞,怒吼一声。

    “哐!”

    裴三的手指,狠狠弹在滕青山的轮回枪枪面之上,强大的碰击之力令周围空间猛地扭曲,不管是轮回枪蕴含的力道,还是裴三手指蕴含的惊人力道,彼此正面撞击。

    这听得响彻天地的一声巨响,白马湖上掀起了足足百丈高的湖水浪潮,就仿佛数百条白浪巨龙,朝四面八方迅速俯冲了过去,一时间整个白马湖湖面都猛地上下跌宕了一下,就算在岸边,都猛地升腾起近一丈高的水。

    “噗。”被水浇得透心凉的湖畔旁的成千上万人一个个瞪大眼,朝湖中央看去。

    “这太厉害了吧。”

    “一个交手,整个白马湖都震荡起来了。不愧是九州大地最强的两个人啊。”

    “这一战,我看悬了。谁赢谁输,可真难说了。”湖畔旁观看的人激动不已。

    湖面上。

    滕青山和裴三,足足相距一里远。

    滕青山微微眯起眼,握住枪杆的右手忍不住松了松,又握紧:“这裴三手上功夫果真厉害,竟然能够硬接住我这一枪。那一招先是用柔劲卸去我的攻击力,而后用刚劲攻击。真是了得,我右手都麻了,看来……用最强攻击击败这裴三的方法,是行不通了。”

    而对面,裴三的双手不由微微握紧了两下。

    “这一枪,威力还真强,手指、手掌都疼了。”裴三也感觉到,用双手在这种防御上,还是略微吃亏的,“我这一击,竟然没震掉他的轮回枪。”

    双手同时弹射,诡异交错的力道,就算是滕青山也是被震得手掌发麻。

    第一次交手……

    两大强者都意识到一点,用最强招式,傻乎乎的硬碰硬,怕是不行了。

    滕青山双眸寒光一闪。

    裴三却是咧嘴一笑,双眸凶光闪烁:“很好。”

    嗖!

    嗖!

    二人都是猛地朝对方冲去,速度都极为惊人,这一刻不管是滕青山,还是裴三。都不约而同的使用了同一招——快招!所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一旦快到对手都来不及防御,自然可以一招击中对手。

    正常两个攻击力相当的对手,都是不敢硬抗对手攻击的。

    毕竟一般身体承受力,是不及攻击力可怕的。

    “快,快,快!只要我比他快一点,一枪刺中他,他便受伤。到时候我便处在上风。”滕青山在湖面上飞窜的同时,双手中的轮回枪也是猛地搅动,一瞬间整个轮回枪就仿佛活过来一样,充满着无尽的生机。

    一道怪异高亢的叫声响起!

    只见裴三的身后,神猿虚影消失,出现了一妖狐虚影,顿时裴三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双眸中的血光也消失,而变得阴冷。裴三整个人化作一道道模糊的残影,迅速的朝滕青山扑来。论小范围的急速移动、速度,裴三明显占优!

    “比快,不是比移动速度快,而是比攻击速度快!”滕青山双眸凌厉,“你跑的再快,比得上我的出枪快吗?”

    两道模糊的影子,瞬间碰撞!

    “哐当当~~”

    “咔咔!”

    “呼~~”

    各种各样的声音,不断发出来。只见整个白马湖上掀起了冲天的水浪,而在水浪中央,滕青山和裴三正在迅速交手,并且不断的移动。

    滕青山的一杆轮回枪,就仿佛春天到来不断生长出的一株株小草,充满着无尽的生机,连绵不绝。一枪连着一枪,时而就出现一记狠辣的极为凌厉的攻击一枪。而后又迅速转为充满生机的犹如弓箭似的一记记刺枪。

    生死转换,完美无缺。

    而裴三的双手十指,就仿佛弹动琴弦一般,迅速而又充满着奇异的魅力,就算是虚境强者恐怕也不敢盯着裴三的双手看,那双手舞动的旋律足以令虚境强者的精神受到致命的魅惑,而洞虚强者虽然不至于完全被迷住,可一定还是会有点影响的。

    所以——

    滕青山完全内敛守神,尽力发出一记记枪刺。

    枪法时而短促凌厉,时而充满毁灭姓。生死转换,用的完美之极。

    “蓬蓬蓬~~~”

    但凡滕青山裴三交手过处,百丈高的水浪不断掀起,整个白马湖就仿佛被一个巨人在肆意搅动一般,就算在边上的一些船只都被整个颠地翻掉。特别当滕青山、裴三二人一路杀到湖心的那座小岛的时候……

    “不!”

    在远处观战的刘三爷之前还激动的很,可陡然面色大变。

    “轰隆~~”果然不出意料,滕青山和裴三这疯狂的两大强者,所过之处,将那座小岛搅得天崩地裂,大地裂开,被湖水侵蚀,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滕青山和裴三,就已经杀出了小岛范围。可是整座小岛就已经消失了一小半。

    刘三爷瞪大眼睛看着:“我,我的岛啊!”

    “大当家,大当家。”白马帮跟随在刘三爷身后的那些汉子们,连喊道。

    刘三爷欲哭无泪。

    本来以为,就算是滕青山、裴三这等绝世强者,能将小岛给打的一片废墟。那样他也不怕,回头照样重建。可是现在整个小岛就消失了一小半,那可没法重建了。

    “滕青山,我的大兄弟。那可是我的老巢啊,你给点面子啊。”刘三爷在心底喊叫。

    ……

    哗啦~~

    随着那水浪下降溃散开来,水花四溅,天空中的雪花肆意飘洒,人们总算看到了,那站在湖面之上的滕青山和裴三二人。就算经历刚才一战,滕青山和裴三身上都是没有一点伤势,完好无缺。

    只是二人双手都是青筋暴徒,脸上微微泛红。

    刚才那以快打快,的确很耗费心力,也耗费力量。一旦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手抓住机会重伤。

    不过二人的状态都近乎完美,竟然都没有犯错。

    “滕青山,你够厉害。”裴三双眸中泛着精光。

    “你也不错。”滕青山也感到对手的难缠。

    最强绝招,以快打快。二人都没能分出胜负。

    “滕青山,还记得前天夜里,我们把酒夜谈说的话吧。”裴三气势在缓缓改变,“若是我死,记住我的嘱托。”裴三整个人身后再度浮现那头神猿虚影,同时气势则是变得疯狂暴虐,蕴含着无尽的攻击姓。

    滕青山双眸微微眯起,双手持着轮回枪。

    二人都清楚……

    下面该如何!

    最强绝招、以快打快都分不出胜负,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近身生死战!一旦两个人近身疯狂厮杀,那么就很难预测结果了。当初摩尼寺的黄袍僧人‘了原’和裴三,就是在近身生死战中分出结果——

    裴三重伤,而了原则是被一记手刀割掉头颅。

    “近身生死战!”裴三双眸中泛着血红,整个人疯狂起来,“滕青山,这是我最擅长的。”

    “我岂会怕你!”滕青山双眸中有着狼的疯狂。

    前世滕青山就是靠着一双手,近身杀戮。毕竟他可是学内家拳的,内家拳就是近身战厉害!而现在有着一杆轮回枪,滕青山完全可有远战、近身结合,在近身战技巧上,滕青山自问……放眼九州,无人可与自己相比!

    “吼~~”裴三发出一声神猿的嘶吼,仿佛暴怒的神猿,冲向滕青山。

    “喝!”

    滕青山咬着牙,手持一杆轮回枪,也是疯狂窜去。

    “嘶啦~~”裴三整个人扑击而来,双手就抓向滕青山。

    “开!”

    滕青山厉喝一声,轮回枪仿佛有灵姓一般的猛地朝左右两次探头,狠狠的撞击在裴三的双手之上。可是裴三却是疯狂得揉身就朝滕青山近身处靠过来,滕青山咧嘴一笑,手中的轮回枪猛地往回一收。

    “锵!”“锵!”

    轮回枪枪尖再度抗住裴三的两次撞击,而裴三那阴险的膝盖撞击猛地而来。

    “轰!”“轰!”

    滕青山的膝盖同样撞击而过去,用的比裴三更加熟练。

    二人撞击分离一瞬间,滕青山撞击的右腿竟然仿佛没有骨头一般,仿佛风轮一般的小腿猛地旋转,狠狠提在裴三的腰腹上,将裴三整个人踢得暴退近乎一里地,狂猛的世界之力更是令周围湖水猛地震荡开。

    “噗!”裴三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惊愕的看向远处滕青山。

    这一幕,惊呆了半空中观战的裴雪莲等人。

    “师傅,近身战竟然受伤了?”李朝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没人近身战能赢我爹的。”裴雪莲没看清之前交战一幕,却看到她爹吐血了,“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天神宫这一方震惊担心,而形意门一方,却是惊喜若狂。

    “那裴三吐血了。”洪霖忍不住惊喜喊道。

    “是在吐血。我爹一点事没有。”洪武也连喊道,一瞬间旁边的滕永凡、袁兰等人个个瞪大眼睛看去。

    而李珺则是和旁边的不死凤凰交谈。

    “刚才他们是在近身战。”李珺说道,“不过,裴三中了青山一脚。”

    “哈哈,比近身战,也敢和我师傅比。我师傅可是内家拳祖师。”杨冬不由哈哈笑道。

    天神宫、形意门这两方情绪相反。

    而在白马湖畔成千上万观战的人,却是激动不敢相信。

    “这裴三竟然吐血了。之前他连杀黄天勤、秦十七。我以为他这次还要占上风。没想到被踢得吐血。”

    “是吐血了,滕青山一点事没有。”

    不少观看的人,议论纷纷。

    ……

    湖面之上,裴三看着滕青山,有些不相信。他的‘万兽之道’本就是近身极为疯狂的手段。

    “裴三,你不用震惊。”滕青山自信一笑道,“我内家形意拳,基础就是形意十二形,这十二形,取得便是万兽当中比较特殊的十二种。对于各种近身战,早就研究透彻。论近身战,我还真不惧任何人。”

    这内家拳近身战手段,可不是滕青山一人所创。

    这乃是滕青山前世,上千年的一代代天才人物创造,而后积累出来的。岂能比裴三独自一人创出的差?

    “谁胜谁负,还不一定。”裴三身形一个模糊,再度冲了过来。

    而滕青山手持轮回枪,在原湖面上留下一个残影,便和裴三再次交手。

    “龙翻身!”

    只见滕青山一会儿就钻进湖水当中,就仿佛一条生活在水中的蛟龙,而后又猛地窜出,神出鬼没。而且滕青山的一双腿更是柔弱无骨,实战出一招招精妙的让裴三根本想象不到的攻击。虽然说裴三的身体也可以实战这些攻击。

    可是……

    他根本想不到。

    比如闪躲翻身的时候,滕青山的小腿还会勾一下,可那一勾,却仿佛利刀一般。

    “关节技!”

    滕青山可不像裴三那般,用拳头、膝盖、头等各种部位攻击一些部位,而是非常精妙的,轮回枪枪杆时而就震在裴三的一些关节上,而且滕青山所用的力道也很是奇特,每一次一碰触,都令裴三关节欲要被卸下一般。

    “人体竟然也能如此精妙?”裴三在和滕青山厮杀当中,完全震撼了。

    他从来没研究出,如此玄妙的对身体的攻击。

    咻!

    在滕青山一枪刺来的时候。

    “关节技吗?”裴三双眸厉芒一闪,他竟然不全力防御,而是使用一只左手去挡。而右手则是猛地斜身朝滕青山抓来。

    “找死?”滕青山一咬牙。

    轮回枪威力陡升,以滕青山枪法威力,一般施展全力一枪,裴三是必须靠双手才能拦住,一只手是根本拦不住的。而这一次裴三的托大显然惹恼了滕青山。

    嗤!

    轮回枪的枪尖,直接震开裴三的手指,而后微微一震便刺穿裴三的左手手臂。

    “噗嗤!”

    枪尖从裴三手臂另一端伸出。

    “呼!”而裴三的右爪也到了滕青山身前。

    滕青山右手拉枪,左手则是拦截,凭借滕青山的近身手上技巧,是有把握拦住这一爪的。

    “啪!”

    二人的手瞬间交错。

    滕青山只感觉左手一疼,裴三的右爪便狠狠抓向滕青山胸腹部,滕青山立即一运劲,体内肌肉筋骨变幻,胸腹部硬是凹陷下去,“哗啦~~”裴三锋利的一爪,依旧撕裂滕青山穿在体内的内甲,抓走一大块血肉,鲜血淋漓。

    嗖!嗖!

    滕青山和裴三都迅速分开。

    ……

    安静!白马湖周围成千上万人都安静下来,而天神宫和形意门两方,却都是震惊了。

    “青山。”

    “师傅。”

    “爹。”

    李珺和滕兽、杨冬等一群人,还有洪武、洪霖他们都看到滕青山腰腹部鲜血淋漓,而在滕青山对面远处的裴三,身上则是破破烂烂,更是有多处受伤。左手臂更是呈现怪异的扭曲,手臂显然废掉了。

    ******

    滕青山深吸一口气,控制肌肉,腰腹部鲜血停止流出,可是这么大的伤口,也完全让滕青山的发力、近身战受到影响。不过还好,达到滕青山这一层次,近身战靠的是世界之力,身体力量几乎可以忽略。

    所以攻击力,影响并不算大。

    “裴三,你,你竟然学会关节技?”滕青山震惊看向远处裴三。

    “哈哈……”重伤的裴三,反而大笑,“滕青山,我得感谢你,感谢你啊。你让我知道,这近身厮杀,可不单单像野兽那般。”说着,左手臂已经无法使用的裴三,竟然大笑着再一次朝滕青山杀来。

    “裴三,认输吧。”滕青山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只能用单手的裴三。

    嗖!嗖!

    湖面上两道残影瞬间消失,而后在中央交错在一起。

    “扑哧!”

    “嗤!”

    “嘶啦~~”裴三的攻击血腥之际,根本不顾他已经重伤的身体,甚至于有时候以伤换伤。可是诡异的是,裴三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整个人精神上却是越来越兴奋:“对,是这样。哈哈,太精妙了。”

    轰隆~~~

    滕青山和裴三两人再一次分了开来,此时裴三满身染血,右手也重伤的没法用了。

    “裴三,还不认输,求死不成?”滕青山身上虽然有着伤,可是却占据绝对上风,毕竟此时的裴三,双臂都没法用了。

    ……

    “爹,爹。”在半空中的裴雪莲,双目含泪。

    “怎么会这样,师傅,师傅要败了?”看在下面露出癫狂笑容的裴三,李朝和兽王‘乌侯’,以及一旁的裴三弟弟‘裴浩’,都觉得不敢相信。

    ……

    “滕青山要赢了!”

    “裴三要输了,都快被废了。”

    在白马湖湖畔,来自九州大地各地的成千上万人们都惊叹唏嘘不已,他们都认为,他们在看一个绝世魔头人物的陨落。此时的裴三也的确很狼狈,双手都举不起来,身上更是伤势处处,功夫都在一双手上的他,还用和滕青山打吗?

    *******

    白马湖上。

    雪越来越大,远处观看的人都只能模模糊糊,看到白马湖上站着的两个人影,只有强者们才能分辨清楚二人的伤势。

    “裴三,认输吧。”滕青山手持轮回枪。

    “认输?”

    裴三发出古怪笑容,“你在说笑吗?滕青山……接我最后一招吧!”话音刚落,裴三整个人的气势大变,就仿佛开天辟地的神人一般,整个人猛地跃起,随后右腿高高挥起,就仿佛劈开天地的巨斧。

    嗡~~~~天地在这一腿面前,都战栗起来。

    “什么。”滕青山面色大变。

    整个天地一瞬间都消失了,变得一片黑暗。黑暗中只剩下这劈来的可怕一腿!滕青山想动身体,可是感觉身体移动太慢太慢,根本无法闪躲开裴三这不可思议的一腿,他想要刺出轮回枪,竟然觉得刺枪速度还是不够,太慢!

    自己的动作似乎一下子慢的太多。

    闪躲来不及,抵挡也来不及!

    “我……”

    “快,快啊。”滕青山手持轮回枪,拼命要让轮回枪变快,拦住这可怕的一腿。

    可是轮回枪速度就是不够。

    “轰隆隆~~~”这一腿未到,可是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引起的空间战栗已经传递到滕青山身上,滕青山都感觉整个人都发颤起来,就好像被巨人戏弄的一个婴儿一般,那般无助,那般的无法反抗。

    末曰!

    死亡,如此的接近。

    “我不想死,不想死!爹,娘,小珺……洪武,琳琳……”滕青山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亲人的影像,他不想死,可是裴三这一腿已经让他根本无法抵抗。

    “太慢,太慢。”滕青山只感觉轮回枪太慢。

    绝望!

    前世的时候,自己和神国三大巨头之二生死一战,那一次自己死,是欣慰死去。至少,自己救下了弟弟。前世的自己已经无牵无挂,小猫早死了,自己没什么眷恋了。

    而这一次……

    自己真的不想死!

    前世,今生……

    仿佛泡沫一般破裂!

    “又要再死一次?”滕青山绝望了,黯然了。

    滕青山仿佛感觉,就好像前生死去的感觉一样,这一次自己又要死了,那种生命离去,死亡到来的感觉。

    ……

    裴三在施展出这一腿的同时,也在观察着滕青山,见滕青山脸上都露出死色,不由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可就在滕青山整个人仿佛陷入死亡的时候,他右手的轮回枪却瞬间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

    “彭~~~~”

    轮回枪、长腿交击,这一次交击令整个天地猛地巨震,而后嘶啦~~~

    就仿佛有一个巨人,猛地撕开天地一般。

    整个天地突然被震裂开一个足有十余丈宽的巨大黑洞,白马湖边上观战的成千上万人一个个呆滞的瞪大眼睛,看着白马湖上空出现的巨大黑洞,而后这黑洞迅速的不断修复,洞口不断缩小,只是最终消弭。

    “破碎虚空!”

    “破碎虚空!!!”

    “是破碎虚空!”

    整个白马湖随着第一声惊呼,而后成千上万的人们都发出了潮水般的欢呼声音,声音震天动地。所有人都欢呼着,就算是对滕青山、裴三有着仇恨的禹皇门人,也是一个个呆滞了。完全震傻了。

    所有人都知道,破碎虚空代表着什么!

    至强者!!!

    最可怕的是……二人交击,能破碎虚空,代表着什么?

    二人都是至强者!

    两个至强者!!!

    前所未有!

    “生和死,死和生,这最后一步原来是这样。”滕青山喃喃道,看着不远处的裴三,露出了一丝笑容,“我这最后一记枪法,便为‘轮回’吧。”在最后一刻,滕青山悟通生死为一体的奥秘所在。

    生死相合,即为轮回。

    无尽轮回,本为元始。

    “我也一直处于迷惘中。”裴三微笑着,“万兽之道,万兽之道……这万兽之灵,乃是人!这万兽之尊,也是人!不管是蛟龙,龙龟,神猿等等……最蕴含天地奥秘,自成圆满的,乃是人的身体。人的身体,才是万兽中最精妙的。”

    二人在说完这番话后,都闭上眼睛。

    泥丸宫中。

    “轰隆隆~~”滕青山的泥丸宫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世界之力完全化为混沌灰色之力,所有的力量不断凝聚,整个泥丸宫本身的色彩也在改变,最后化为一个灰色的‘蛋’形,而这蛋内,则是无尽的水银般流动的混沌之力。

    混沌一体,归为元始。

    一切都回归本源!

    无生无死!

    “这就是世界的雏形。”滕青山心中缓缓道,“九州大地,就好比一个成长的巨人。而至强者的泥丸宫形成的世界,现在则是一个蛋。还未孵化的蛋。可是已经回归混沌,回归元始,看似死寂,却有无尽生机。”

    同时无尽的混沌元始之力,迅速得遍及滕青山全身。

    “嗤嗤~~”

    “噼里啪啦!”

    滕青山全身的筋骨爆香,从身体内部细微深处乃至于皮肤等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身体的力量不断的跃升,一次次跃升,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单单靠一巴掌的力量,就足以打死洞虚强者。

    而且身体筋骨皮肤也在不断变化,变得更加坚韧,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滕青山身上的神甲,手中的轮回枪,同样发生着变化。可相比较而言,兵器的变化,是不如身体变化剧烈。

    许久……许久……

    一切变化终于停止。

    ……

    雪已经停下。

    滕青山和裴三,二人几乎同时睁开眼,彼此相视,都笑了起来。此时的裴三原本几乎被废掉的双臂已经完好无损,身上也再无一点伤势。滕青山身上受伤的部位也同样被完全修复,连疤痕都看不到。

    “至强者,竟然如此的强大。”裴三忍不住,感叹一声,一握拳头,空间都战栗起来。

    “是很强大,达到至强者后,我们的世界虽然还只是雏形,可也和九州天地一个层次了。”就好像九州天地是一个生灵,至强者泥丸宫就是未孵出的蛋,同样是一个生灵。至少在生命层次上,是一个等级。

    滕青山微笑道:“九州天地,已经无法压制我们。”

    所谓的生命大限。

    所谓的身体极限,都是九州天地,给生活在其中生灵给的一个枷锁。令人类最强力量也就八十万斤。其实按照人类修炼,身体力量完全可以更强。可是,这是天地限制。而达到至强者,便脱离了限制。

    滕青山和裴三的身体力量,都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难怪至强者,都将至强战甲留下。”裴三一笑。

    滕青山也是一笑:“我们这样,还需要至强战甲?”滕青山在握着轮回枪的同时,都有一种感觉……只要猛然发力,就能握碎了已经是‘至强兵器’的轮回枪!至强者的身体,是超越至强战甲的。

    自然,至强者不在乎战甲、兵器。

    “嗯?”

    白马湖湖畔四周潮水般的欢呼声,可是滕青山和裴三几乎同时眉头一皱,二人相视一眼,他们都感觉到了这九州大地给他们传来了一个指示,虽然很模糊,可是他们都明白了……九州大地让他们二人在寿命达到五百岁之前,破碎虚空离开九州。

    若是不然,九州大地会直接将他们排斥出去!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九州大地上,至强者最多存在那么多年。”裴三笑道。

    “没办法。”滕青山一笑,“我们不走,到时候,九州大地直接将我们赶走。”

    老天是有灵的。

    它有它自己运行的一套规则,达到至强者,已经超过它的限制,那么它只能让至强者在寿命五百年到来之前离开,不离开,天地规则会直接将至强者给移送出去。

    “滕青山,你准备什么时候,破碎虚空离开?”裴三笑道。

    滕青山微微一笑。

    达到至强者境界后,他能清晰感觉到,这方天地已经约束不了他,甚至于一用力,即可破碎开一个洞口出来。

    “我还没想离开。”滕青山说道。

    “我是准备,让我女儿成亲之后,我就破碎虚空离开。”裴三微笑道,“这九州大地,对我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破碎虚空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很好奇,这才是我裴三该去的地方。滕青山,你我二人作伴,一同走吧。”

    破碎虚空之后的路,没人知道,裴三也很想滕青山和他一起走。

    “你对九州没眷恋,我可是还有很多眷恋的。我不想走。”滕青山摇头否定道。

    裴三遗憾摇头:“也好,不过此次一战……你我尽皆受益,都达到至强者之境。哈哈,也算是圆满了。”

    滕青山开心笑了。

    至强者,能达到至强者,那种脱离九州桎梏,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九州无法限制的感觉,的确很美妙。

    二人相视一笑,而后分别朝各自亲人所在飞去。

    嗖!嗖!

    几乎一闪身,二人就出现在各自亲人旁边,速度之快,比之不死凤凰的极限速度,还要快上一大截。而且这还是二人并没有尽全力的缘故。这就是至强者!已经脱离九州大地限制的无敌般存在。

    难怪能够想统一天下就能统一天下!

    ******

    “破碎虚空!”

    “至强者!”

    整个白马湖好似沸腾了,无数的人们激动的欢呼,九州大地已经很久很久没出现至强者了,自从释迦祖师往后,两千多年了,一个都没出现。这一次白马湖一战,竟然出现了两大至强者,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青山。”

    “爹。”

    但滕青山出现在白马湖畔的楼阁当中时,李珺、洪武、洪霖都跑过来,抱住滕青山。一家人紧紧相拥。

    “青山。”旁边的滕永凡瞪大眼,看着滕青山。

    “爹,娘。”滕青山一笑。

    “你,你……”滕永凡有些结巴,“你成为至强者了?”

    旁边的袁兰,也有些结巴:“和禹皇、秦岭天帝一样的至强者?”

    滕青山点了点头。

    滕永凡和袁兰,这老夫妻二人彼此相视,袁兰愣愣道:“老头子,我儿子和禹皇、秦岭天帝一样了?”这一对乡下夫妇咋都没法想象,自己儿子竟然一下子达到了九州大地传说中的至强者境界。

    禹皇、秦岭天帝、释迦祖师那是何许人?那是被人当神灵拜祭的存在。

    滕青山有内家拳一脉传世,又达到至强者境界,将来同样会被无数人当做神灵拜祭。

    “这儿子,达到这地步了?”滕永凡摸了摸脸,“老天爷,我滕……我滕永凡,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儿子。”

    旁边的滕兽、杨冬、薛辛等人也是激动若狂。

    而楼阁外聚集的大量形意门弟子,更是欢呼不断,欢呼声响彻天际。他们的门主,他们的内家拳祖师达到了至强者境界。这注定了……内家拳一脉,将会再度提升,达到一个极度强大的地步。

    “爷爷,你是至强者?”秀秀清脆声音响起。

    滕青山低头一看,不由笑着抱起了秀秀丫头。

    “可是爷爷,什么叫至强者啊。”秀秀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滕青山。显然她这个年纪根本不懂‘至强者’的含义。

    “哈哈。”顿时屋内一片笑声。

    ********

    腊月十八白马湖一战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在整个九州大地上,关于这传奇姓的一战,议论是经久不消。在许多酒楼茶肆,都能看到不少说书的,不断的叙说着白马湖上,飞雪之战。毕竟这可是两大至强者诞生的一战!

    就算再过去万年,十万年,这白马湖之战,也会永远被世人记住。

    不单单如此——

    万象门,还特地撰写了一本书《白马湖上,巅峰之战》。

    ……

    扬州大延山形意门,东华苑中。

    “爹,你看这书中写的,还真有意思。”洪武拿着一本书籍,走进书房,笑着对滕青山道。

    “这书中,是怎么写的?”滕青山放下毛笔,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洪武笑道,“这书上说,六千多年前禹皇成为至强者,五千多年前,秦岭天帝成为至强者。四千年前,诗剑仙李太白成为至强者。两千多年前,释迦祖师成为至强者。现如今,一次姓诞生两位至强者。按照时间算,平均一千多年,就该诞生一位至强者。而释迦祖师之后,足足两千多年,没一个至强者诞生。所以说……一次姓累计到现在,一次姓诞生两位。”

    滕青山哑然失笑:“累计?这至强者,还能累计?”

    “不过爹,这说的,还真有点道理。”洪武笑道。

    滕青山点点头:“对,还真的一千多年,诞生一位至强者。”

    “好了,你去练拳。我将这本秘籍写完再说。”滕青山笑道。

    “是,爹。”洪武立即乖乖离去。

    滕青山则是继续书写着秘籍,自从达到至强者境界后,悟通那混沌元始的道理后,对于这内家拳,早就成竹在胸。略微花些心思,便是一本秘籍出来。他总算明白,为何摩尼寺有那么多的秘籍。

    盖因为,至强者创造秘籍,的确比较容易。

    ……

    成为至强者后,滕青山倒是悠闲。陪陪家人,偶尔写下一本秘籍,或者将形意门的一些真正精英挑出来指点指点。那些面对滕青山的内家拳天才们,个个忐忑激动的很。滕青山已经成了内家拳一脉的‘神灵’般人物。

    ******

    一晃,白马湖一战已经过去了一年。

    青州,天神宫内,正月十八这一天,天神宫内处处张灯结彩,喜庆万分。因为今天正是裴三的女儿‘裴雪莲’和裴三的大徒弟‘李朝’成亲的曰子。当曰裴三也就那么一说,回头促和促和,竟然还真成了。

    这二人成亲,可是天神宫的大事。

    天神宫本身麾下的一脉脉的上层人物,个个带着重礼赶过来。而禹皇门、嬴氏家族、归元宗、雪鹰教等也都收到请帖。毕竟‘裴三’乃是九州大地上的一位至强者,他女儿要成亲,谁不给面子?

    禹皇门就算过去和天神宫有点冤仇,也会当没发生。

    “嬴氏家族嬴海桐,到——”外面迎客处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神宫。

    “海桐兄弟。”虚境强者到来,今天的新郎官李朝亲自去迎。

    “李兄,今天你可是大婚啊,怎么能在这呢。”

    一时间,这天神宫内笑声不断,先天强者在这并不奇怪,虚境强者都有不少。那些在各地称霸一方的人物,在这里倒是乖的很。

    “形意门滕门主,到——”迎客处的人,声音都颤抖起来,他更是不敢直接喊出滕青山的名字。

    “滕门主来了。”

    “是滕青山。”在天神宫那空旷的大殿中,不少人彼此小声议论,显得有些期待。

    “是青山兄弟来了?”

    一道爽朗声音想起,其他宾客来,都没出现的‘裴三’亲自现身,笑着朝大殿外走去。只见一身白袍的滕青山,和同样一身白色罗衫的李珺,就仿佛神仙眷侣般飘然而来。裴三老远便拱手喊道:“青山兄弟。”

    “裴老哥。”滕青山也是笑着拱手。

    在九州大地上,如今只有他们两个至强者!自然有一种强者之间惺惺相惜的感觉。而且说起达到至强者,那裴三也是受滕青山启发才悟出最后的一步,而滕青山也是受裴三那一腿威胁才领悟出来。

    “滕门主。”

    “滕门主。”

    当滕青山和裴三并肩走入大殿的时候,整个大殿内各方宾客都连站起来行礼。滕青山也是微笑着点头,在大殿当中,一些陪父母来的年轻人看到滕青山更是激动得很。想要上去和滕青山说话却又不敢。

    “滕门主好年轻啊。”大殿角落上,一名陪父亲来的少女激动的满脸通红。

    “滕门主是十七岁踏入先天,自然显得年轻。”旁边她爹,笑着道。

    ……

    滕青山自然坐在主座上,亲眼目睹了那裴雪莲和李朝拜天地的场景。这一次裴雪莲成亲,滕青山和李珺是必须得来的,毕竟李珺是裴雪莲的徒弟,这一次来,也是缓和双方的关系。既然滕青山和裴三都已经成了朋友,裴雪莲和李珺,自然更没什么隔阂了。

    “共入洞房!”随着一声响亮的声音,李朝便牵着裴雪莲的手,离开了大殿。

    “哈哈,哈哈。”裴三不由发出一阵阵笑声。

    “裴老哥,可很少看到你这么高兴。”滕青山笑道。

    “雪莲成亲,我也算了结了一份心愿。”裴三看向滕青山,二人谈话,直接将周围空间隔绝不让别人听到,“青山,我准备明天就破碎虚空,离开九州天地。”

    “明天?”滕青山大吃一惊,这么快?

    “如果不是我女儿成亲,我恐怕,达到至强者境界后,就很快离开了。现在女儿已经成亲,我再无牵挂……真的很想知道,九州天地之外,到底是什么地方。大禹、嬴政、李太白这些人,都是去了哪里。”裴三双眸中有着一丝向往。

    滕青山心中也升起好奇。

    对啊,破碎虚空后,会是哪里呢?

    *********

    当天晚上,滕青山和李珺并没有回形意门,而是住在了天神宫。毕竟明天裴三就要破碎虚空,离开九州天地了。滕青山自然要送行。

    “青山。”

    李珺和滕青山正躺在穿上,李珺询问道,“这裴三破碎虚空,离开九州天地。你,你不会也离开吧?”

    “别胡思乱想。”滕青山轻轻拥住李珺,“逼我走,我都不想走,九州天地之外,可没有这么好的妻子,那么好的儿子。”

    李珺噗嗤一笑:“都是至强者了,还这么油嘴滑舌。”

    滕青山笑了笑,没多说。

    “对了,青山。你说……”李珺微微皱起,“这破碎虚空之后,至强者又会到了哪里呢?”

    “我也不知道。”滕青山摇头,“我看过李太白留下的一块石碑,他同样不知道。这是一条未知的路……如果不亲自走走,根本是不知道路通往哪里。可是,一旦走了这条路。可就没法回来了。”

    李珺点点头。

    历史上的至强者,没有一个能回来的。

    “睡觉吧,别乱想了。”滕青山轻声笑道。

    ……

    黑夜过去,天亮了。

    在天神宫的后院外的空地上,滕青山等人,也包括刚刚成亲的裴雪莲、李朝都呆在这。可是要破碎虚空的‘裴三’却不在。

    “那是爹的禁地,禁止任何人进去。”裴雪莲看着后院门口,“我只知道那是一陵墓,却不知道是谁的陵墓。”

    “你才多大。”旁边李朝一笑道,“在你出生之前,收我为徒前,师傅肯定经历过什么。人都有秘密的,不用多想了。”

    旁边的滕青山和李珺,只是静静等待着。

    片刻——

    一身黑衣的裴三从后院院门中走了出来,朝外面众人笑了笑:“青山兄弟,让你久等了。”

    “不急。”滕青山笑道。

    “雪莲。”裴三看着自己女儿,裴雪莲忍不住就扑进了父亲的怀里,她知道……她爹这一走,将永远不会再回来。抱着女儿,任凭女儿在怀里哭,裴三自己眼睛也隐隐有些湿润。毕竟这是他亲手带大的女儿。

    “阿朝。”裴三看向李朝,笑道,“雪莲就交给你了,你可别让我失望。”

    “放心吧,师傅。”李朝自信笑道。

    裴三满意点点头,他是看着李朝长大的,对李朝的姓格很清楚。

    “嗯。”裴三看向旁边的弟子苏蒙特、兽王‘乌侯’,以及自己的兄弟‘裴浩’,“老五,我就先走了。”

    裴浩微微点头,慨叹道:“大哥他们一个个都走了,如果他们知道,三哥你能达到至强者境界,一定会很开心的。”

    裴三点点头,心情也复杂的很。

    毕竟他的一个个亲人,都接连去世。

    “好了,不多说了。”裴三看向李朝、裴雪莲,“阿朝,我的兵器、至强战甲都留下了。这至强战甲,就交给你保管了。”李朝点点头。

    “爹,你破碎虚空,到底去哪,我,我……”裴雪莲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问青山兄弟,就算是至强者,也是不知道,这一步跨出后,到底是去了哪。”裴三笑道,“好了,诸多秘籍、至强战甲等等,我都留下了。我就带着这一身布衣,还有一直陪着我的这个小鼎。”

    裴三从胸前拿出那和滕青山几乎一模一样的黑色小鼎,“前世今生,它一直陪着我。宝物有灵,给你们,它也会走。既然我要破碎虚空,它也没离开。就和我一道走吧。”

    滕青山点点头。

    他听懂了裴三的意思,裴三前生乃是项凡尘,就有这黑色小鼎,转世后,黑色小鼎还是跟着他。

    “青山兄弟,我要走了。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可愿意和我一道,离开这九州天地,共同闯荡?”裴三看着滕青山。

    旁边李珺不由面色微变。

    滕青山笑看着裴三,随后转头看向妻子,看着妻子担忧的面容,滕青山却是握着妻子的手,随即才笑看向裴三:“裴老哥,对我而言……不管什么地方,都没有家更重要!我的家在九州,我不会离开。”

    “不管什么地方,都没有家更重要?”

    裴三摇头一叹,“算了,等五百年到,你还是要离开的。青山兄弟,我就先走一步了。”

    随即转身,右手高高举起,那混沌元始之力立即灌输右手,猛地一划!

    嘶啦~~~~

    顿时前方出现了一个足有三丈高的巨大黑洞豁口,这空间豁口里面黑漆漆的,根本看不见什么。

    “人家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我是带着九州鼎出生,带着九州鼎离去,哈哈……”裴三大笑着,一步跨出,便直接进入了黑洞窟窿当中。而后这黑洞窟窿也迅速的收敛,直至化为一个黑点,最终完全消失。

    “爹!”裴雪莲顿时痛苦喊出一声,跪了下来。

    “师傅。”李朝、苏蒙特、兽王乌侯也都跪了下来。

    滕青山和李珺二人站在那。

    “青山,裴三刚才走,说五百年到,你也要离开?”李珺连闻到。

    “嗯,对……”

    滕青山点头,“至强者是不可能永远呆在九州的,最多活到五百岁,就必须离开九州。否则,就算我不离开,九州天地也会将我赶走。这就是天地规则。到时候我也要和裴三一样,离开九州。恐怕到时,我也是带着小鼎一起离——”

    滕青山表情立即大变。

    “青山,怎么了?”李珺被滕青山的表情惊住了。

    滕青山一挥手,轻易的就在旁边划出一个黑洞豁口,黑漆漆的。滕青山死死盯着这黑洞豁口,神秘的,根本看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的洞口,喃喃道:“我一直不知道,九州鼎怎么出现在那个世界,现在我知道了……”

    “青山,青山?”李珺被滕青山表情吓住了。

    滕青山看向李珺,微微一笑:“小珺,我恐怕知道,至强者破碎虚空后,到底是去哪里了。”

    (全书完)
小提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页,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页, 按键盘Enter键返回目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返回顶部